fbpx
/, 抑鬱症/情緒病醫生對病者的回應

情緒病醫生對病者的回應

情緒病治療醫生對康復者的回應

情緒病醫生

記得 Herbert(王漢明先生的英文名字)初次見我的時候,神情沮喪,目光散渙,言談間屢次流露出厭世的情緒。隨著病情的進展,他每次覆診時都坦誠地和我分享自己的心境和際遇,使我感到他除了是一個病人外,更是一個有血有肉、有真性情的人。他雖然位高薪厚,卻很喜歡和各階層的同事交朋友,有幾位職級和他相差甚遠的舊同事,都是他的知交。為了幫助一位投資失敗的朋友,他願意借出數目不菲的款項。一位兩年前因精神病自殺去世的朋友,到了今天,記得Herbert(王漢明先生的英文名字)初次見我的時候,神情沮喪,目光散渙,言談間屢次流露出厭世的情緒。

隨著病情的進展,他每次覆診時都坦誠地和我分享自己的心境和際遇,使我感到他除了是一個病人外,更是一個有血有肉、有真性情的人。他雖然位高薪厚,卻很喜歡和各階層的同事交朋友,有幾位職級和他相差甚遠的舊同事,都是他的知交。為了幫助一位投資失敗的朋友,他願意借出數目不菲的款項。一位兩年前因精神病自殺去世的朋友,到了今天,Herbert 還繼續關心和探訪這位朋友的母親。因此,雖然他自八十年代末長期受抑鬱症的困擾,他仍舊受同事們的愛戴。當他流淚請辭時,人事部經理也淒然下淚。有一次他致電我的診所,詢問一些藥物的問題。那時他的情緒平穩,還未有後來情緒高漲的表現。我因為正接見病人,不便接聽,稍後我打電話給他,他竟以我的英文名 Simon 稱呼我。起初我以為他因為想隱瞞我的身分,不想母親知道後擔心,所以才用英文名稱呼我。後來他到我的診所覆診,他仍舊以 Simon 稱呼我。那時我的心情很微妙,一方面因為醫生與病人之間的界線被這稱呼打破了,有點不知所措,另一方面卻被他親切的態度和對我的信任所感動(如果他對我沒有相當的信任,是不會以朋友的方式相稱;假如我對他板起醫生「神聖莊嚴」的嘴臉,他會感到自討沒趣)。因此,我也很自然地稱呼他的英文名 Herbert。這種以朋友名字相稱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今天。

也許同行會質疑病人這種做法,是否想混淆醫生與病人的定位角色,我這樣回應是否不智。坦白說,以前我也見過不少這樣的病人,他們大部分稱呼我「蕭醫生」,但在行動上則嘗試混淆彼此的關係,例如曾有女病人邀請我共進早餐,也有病人嘗試送很貴重的禮物給我,但 Herbert 不是這類病人。

對他離職的一些看法

Herbert 在病情穩定後,毅然決定離開電腦業高級行政人員這份優職,實在經過慎重的考慮和掙扎。坦白說,在他諮詢我這個決定是否適當時,我只能分析這個改變可能產生的利與弊,特別對長遠精神健康的影響,去或留始終是他自己的決定。後來的發展,證明他離職的決定是明智的。
首先,他的身心在長期抑鬱和工作壓力下已經疲倦不堪,而且他當時還要面對公司重組後更趨複雜的工作環境。離職以後,他經過了一個休養生息的階段,每天可以悠閒地看三份報紙、游泳、健身、重拾和發展水彩畫的興趣,然後再重新投入另類比較有創意和較具彈性的工作。他轉職後,金錢的回報雖然比轉行前低,但生活素質卻比以前好。回顧他這兩年的心路歷程,放棄高職厚薪,不僅是因為抑鬱問題,需要作出妥協,更是因為他的價值觀改變了,他的人生找到新方向。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主張每個抑鬱症的患者離職或轉行,每個人的處境都不一樣,不過 Herbert 的抉擇是極有參考價值的。

對他停藥的一些看法

Herbert 後來被發現有雙極性情緒病,有一陣子情緒很高漲,因此需要服用情緒穩定劑。正如他所描述的,有些患者服藥後會感到情緒反應過慢,缺乏衝勁,好像被外力壓下去似的。但大部分服用這類藥物的人士,一樣有正常的情緒反應。有線新聞網絡(CNN)的創辦人端立(Turner)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公開承認自己患了雙極性情緒病,需要服用鋰劑(一種情緒穩定劑)。然而他一樣幹勁十足,把 CNN 的事業推上高峰,而鋰劑沒有壓抑他,只是使他原先過度高漲的情緒穩定下來。

對於 Herbert 停藥半年後,藉著意志、運動和心理治療法而繼續進步,我感到很欣慰。在執筆前,我曾和他談過,他雖然對自己的進展感到滿意,但假如情緒再度失去平衡,他對重新服用藥物的態度是保持開放的。

情緒抑鬱不是罪

Herbert 因情緒病被歧視的遭遇,也激發起我內心的一些迴響。大約十五年前,那時我進入這個行業只有兩年,有一段日子曾經想過轉做其他專科(例如皮膚科)。那時精神疾病的治癒率相當低,社會大眾對精神心理問題認識很少,患者經常受到歧視,影響康復和難以融入社會。幸好我沒有轉行,因為在過去十七年中,我從病人身上所學習到的,比自己所付出的還多,Herbert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今天,心理和精神疾病的治療已經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政府和傳媒也愈來愈看重心理和精神健康教育。可惜到了今天,仍有很多人對患抑鬱症或其他心理疾病的患者存有歧視和誤解。我深切盼望,社會大眾能夠多認識精神病,對精神病患者抱開放和接納的態度。我更盼望,人道主義能在這片土地上開花結果,我祝禱明天的香港人能夠有更廣闊的胸襟和更悲憫的情懷。情緒抑鬱不是罪,一個包容和悲憫的社會,也不會定情緒抑鬱者有罪!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我是蕭醫生十多年的病人,在治療過程中,蕭醫生不但願意花時間聆聽我的病情,還關心我的感受,使我和丈夫對自己的病情有更深入的了解,因而令我對藥物的運用更加有信心,蕭醫生又願意花時間心思去幫助我去克服困難,並提出建議,整體而言是為病人著想的好醫生。

一位病人
2018-05-15T19:45:19+00:00

關於作者:

執業精神科專科醫生,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 (精神科) 歷任西區精神科門診部駐院醫生,青山醫院駐院醫生, 葵涌醫院駐院醫生,瑪麗醫院駐院醫生。著有: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自閉的天空Autistic Sky, 及躍出深淵: 抑鬱症的成因與治療 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