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抑鬱症醫生2017-03-16T04:53:16+00:00

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1988 至 1993 在聯合醫院任職精神科部門主管。由於當時醫院只有舊式抗鬱劑,療效雖好,但副作用很多。有些藥物影響心律不正,也有引至心臟內傳導信息受阻。

當年蕭醫生接受美國禮來藥廠的邀請,遠赴美國 Indiapoles 參觀該廠生產新一代的血清素 ,再引入聯合醫院。

血清素和新一代抗鬰劑的副作用很低,療效卓注,令治理抑鬱症進入新的紀元。近年蕭醫生又從德國引入腦磁激法,讓不喜歡吃藥,或對藥物反應欠佳的病者有多一個選擇。對患抑鬰症的孕婦更是佳音,因為TMS不會對胎兒產生不良的影響。

20 多年來,蕭醫生透過講座和寫作幫助病者和家人明白抑鬱症並不可怕,就如大腦一時患了感冒,治癒率很高。直到今天,蕭醫生在治療和研究抑鬰症的工作上,一跑直在時代的最前線。

抑鬱症相關資料:

思覺失調症新藥物治療

醫治思覺失調的新藥

思覺失調症藥物治療

1.第一代藥物
A) 當 1952 年第一種抗精神藥物氯丙嗪面世,思覺失調的治療得到很大的突破。
B) 但第一代抗精神藥對負性病徵 (例如抗拒社交)沒有療效,而且副作用多。常見的副作用有肌肉僵硬,行動遲緩,手震,坐立不安,嗜睡,便秘,口乾等。病情不穏定需要高劑量薬物的病人,用「呆若木雞」形容他們也不為過。

2. 第二代藥物
A) 大概在上世紀 80 年代中期,第二代抗精神藥開始面世。與第一代抗精神藥比較,第二代抗精神藥有治療負性病徵的功效,令病者對工作社交重拾動力,因此對思覺失調病人的康復、重新融入社會的幫助較大。而且第二代抗精神藥的副作用比第一代少很多,服用比較高劑量的病人也不會呆若木雞了。
B) 不過,新藥並非完全無副作用,它們可能令病者肥胖,也會增加糖尿病和血壓高的風險。幸好有兩種新藥,思樂優和阿文呱唑沒有上述的副作用。以下的表列出新藥的名稱和副作用比較:

名稱 體重增加風險 糖尿風險 增加血脂風險
亞文呱唑
奧氮平
思維佳 低至中
思樂康
維思通
思樂優  低  低

歡迎你聯絡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自閉的天空>>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我是蕭醫生十多年的病人,在治療過程中,蕭醫生不但願意花時間聆聽我的病情,還關心我的感受,使我和丈夫對自己的病情有更深入的了解,因而令我對藥物的運用更加有信心,蕭醫生又願意花時間心思去幫助我去克服困難,並提出建議,整體而言是為病人著想的好醫生。

一位病人

腦磁激治療強迫症

腦磁激治療強迫症

自閉症的遺傳基因

病徵分為兩大類

強迫症的患者,根據病徵區分為兩大類﹕「檢查型」和「清潔型」。

「檢查型」的患者由於心中疑慮和缺乏安全感,在睡前或出門前都要重覆檢查家裹的燈和電器。有一位50多歲的男「檢查型」患者,他於每晚11時起,便不由自主地開始檢查,由家居大門開始逐一詳細檢查,繼而到大廳及睡房、檢查燈泡及將門窗用力關上,還進入廚房檢查雪櫃、鋅盆及水龍頭,以確保有沒有滴水,不停用力扭動水龍頭時,更會自說自話「實啦、實啦」,他用力程度更讓太太第二朝早上,無法扭開水龍頭。

「清潔型」患者,經常洗手和逃避接觸在他們心目中不清潔的人或地點(例如餐廳),有患者不敢乘搭地鐵的某一路線,因為他知道有一個污糟的人經常乘搭這路線。以上兩類患者的強迫行為,對家庭生活、工作與學習都可能產生極大破壞。

引致強迫症的病因

強迫症是焦慮症的一種,患者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失調,導致腦部過濾信息的機制出了問題。以致引發不斷重覆思想,透過不斷檢查,不斷清潔去減低疑慮。

強迫症的治療

治療上,會先採取「接觸與反應抑制法」,鼓勵患者逐步面對可引起強迫思維的情境,例如怕髒必須反覆洗手的患者,則讓他嘗試觸摸不潔的地方,但不讓他立刻洗手,令強迫症狀逐步緩解直至消退。一般有六成患者可通過此治療而治癒。如有需要,配合血清素治療亦相當有效。

若然較為嚴重患者,則可以嘗試腦磁激(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TMS)的治療方案,屬於非侵入性療法,透過高頻或低頻磁力,以刺激腦部,激活神經細胞,整個過程大約 35 分鐘,一般患者大約進行 3 至 4 次療程,已逐步有改善。若然在行為與藥物治療無效的患者,約有七成人可經過 TMS 治療而康復,成效顯著。

歡迎你聯絡自閉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 自閉的天空/ Autistic Sky >> 作者之一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我是蕭醫生十多年的病人,在治療過程中,蕭醫生不但願意花時間聆聽我的病情,還關心我的感受,使我和丈夫對自己的病情有更深入的了解,因而令我對藥物的運用更加有信心,蕭醫生又願意花時間心思去幫助我去克服困難,並提出建議,整體而言是為病人著想的好醫生。

一位病人

自閉症與遺傳的關係

自閉症與遺傳的關係

自閉症與遺傳

自閉症的遺傳性極高

「我是一個自閉兒童的家長,家中其他子女都沒有自閉症。但我參與的自閉症人士及家長互助會中,有一對樣貌一樣的孿生自閉症姊妹,也有一對自閉症的兄妹。這種情況是否巧合,還是與遺傳有關呢?」

早期研究自閉症的學者,如先前提及的肯納醫生,大多忽略自閉症與遺傳的關係,而將矛頭指向後天和環境的因素。七十年代以後,愈來愈多研究指出,自閉症的遺傳性極高,這類研究主要集中在家庭成員和孿生子女的發病率上。

數據顯示與遺傳有關係

首先,如果家中有一名兒女有自閉症,其他兒女的發病率約為百分之五。這個比率雖然不高,但比起自閉症在普遍人口中的發病率(每一萬名兒童中大約有五位自閉症患者),則高出一百倍。更令專家們注意的是,在七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所進行的幾個孿生子研究,他們發覺樣貌相同的孿生子中(即一卵性雙胞胎),如果有一位有自閉症,另一位也患有的機會是百分之七十至九十。以上的數據都明顯地指出,自閉症與遺傳有很密切的關係;因為在一卵雙胞胎中的兄弟或姊妹,是擁有一模一樣的遺傳基因的。或許有人會駁斥説,孿生胎兒在生産過程中,會比其他胎兒容易受傷害而引致腦部受損,這才引致孿生自閉症的發病率偏高的原因。

自閉症胎兒有多些毛病

在這裏我需要補充一下,孿生子研究中也有比較一卵性雙胞胎(面貌相同)與非一卵性雙胞胎(面貌不相同)的分別。如果自閉症是由於孿生胎兒在後天生産過程所遇到的問題,這兩種雙胞胎的病率應該分別不大。但學者們卻發覺後者的發病率遠遠低於前者。其次,近期很多研究都發現,自閉症胎兒在懷孕和生產過程中的確比普通胎兒有多些毛病,但這些毛病多數是輕微,而那些妊娠和生産問題大多是因為胎兒先天不足所導致。所以,如果認為生産過程可能對胎兒産生傷害而引致自閉症,是有點倒果為因了。

自閉症的遺傳基因有三至十個

在預備撰寫本書時,我有機會涉獵從七十年代到今天很多自閉症遺傳學的資料。我發覺在八十年代,仍然有人在辯論自閉症的病因是先天抑或後天,很多外國出版給家長的有關書籍都很含糊地略過自閉症遺傳學這個課題,也未能給予家長們確實的數據,讓他們比較周詳考慮未來的家庭計劃。

進入九十年代,自閉症遺傳學的新發現實在令人鼓舞,好些學者估計,引致自閉症的遺傳基因大約有三個,或者二至十個,這個推論在幾年前可能被認為是異端邪説,現在卻有相當多的研究支持。雖然他們的研究仍困難重重,但能夠有今天的成果,可以使我們更樂觀地等待自閉症遺傳學在明天新的進程和貢獻。

歡迎你聯絡自閉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 自閉的天空/ Autistic Sky >> 作者之一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我是蕭醫生十多年的病人,在治療過程中,蕭醫生不但願意花時間聆聽我的病情,還關心我的感受,使我和丈夫對自己的病情有更深入的了解,因而令我對藥物的運用更加有信心,蕭醫生又願意花時間心思去幫助我去克服困難,並提出建議,整體而言是為病人著想的好醫生。

一位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