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抑鬱症醫生2020-01-08T17:16:14+00:00

抑鬱症專家醫生

抑鬱症醫生

蕭宏展醫生

1988 至 1993 在聯合醫院任職精神科部門主管。由於當時醫院只有舊式抗鬱劑,療效雖好,但副作用很多。有些藥物影響心律不正,也有引至心臟內傳導信息受阻。

當年蕭醫生接受美國禮來藥廠的邀請,遠赴美國 Indiapoles 參觀該廠生產新一代的血清素 ,再引入聯合醫院。

血清素和新一代抗鬰劑的副作用很低,療效卓注,令治理抑鬱症進入新的紀元。近年蕭醫生又從德國引入腦磁激法,讓不喜歡吃藥,或對藥物反應欠佳的病者有多一個選擇。對患抑鬰症的孕婦更是佳音,因為TMS不會對胎兒產生不良的影響。

20 多年來,蕭醫生透過講座寫作幫助病者和家人明白抑鬱症並不可怕,就如大腦一時患了感冒,治癒率很高。直到今天,蕭醫生在治療和研究抑鬰症的工作上,一跑直在時代的最前線。

抑鬱症相關資料:

長期抗疫衍生焦慮情緒

長期抗疫 衍生焦慮情緒

思覺失調症藥物治療

積極應對 跨越世紀疫情 (頭條日報 2020年9月11日)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大半年,香港人早已出現抗疫疲勞,甚至飽受不同程度的情緒困擾,對自身及防疫均帶來負面影響。有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近半年因應疫情而求助的個案有所增加,主要與持續出現焦慮與抑鬱徵狀有關,若然沒有適當治療,恐會演變成焦慮症或創傷後遺症等情緒疾病,呼籲患者盡早求醫,避免病情惡化。

雖然近日疫情稍有緩和跡象,但是長期抗疫早已令不少香港人身心俱疲,在家工作及保持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更是拉遠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精神科專科蕭宏展醫生指出,人需要正常的社交生活,透過人與人接觸調整心情及排解壓力,無奈近月因疫情關係而需要減少外出,難免對情緒有所影響。

在家抗疫 孤單情緒浮現
蕭醫生引述美國的研究指出,當人長期處於孤單或被孤立的狀態,容易衍生負面情緒,並會造成吸煙及酗酒等不良習慣,英年早逝的比率亦會較高。他說︰「當人被寂寞困擾,會誘發失眠及集中力下降等病徵,長遠甚至會併發焦慮及抑鬱症狀,影響內分泌及心肺功能。」

另一個在疫情期間困擾香港人的,就是源源不絕的抗疫資訊,孰真孰假,難以辨證。蕭醫生認為,面對大量轉發新聞,必須加以查證,盡量遠離非官方或非正式的新聞渠道,一旦誤信虛假資訊,只會加重心理負擔及負面情緒,甚至會產生類似創傷後遺症的焦慮徵狀,腦海中不停浮現疫情的畫面,令人對疫情產生更大恐懼。

抗疫疲勞 身心情緒受創
事實上,有外國研究就引證,疫情令人產生無法抵禦的焦慮感,深深影響著患者的工作及生活。蕭醫生指出,隨著新冠肺炎爆發,意大利約有3成人在過去半年出現焦慮、睡眠不足、怠倦及體重下降等徵狀,並持續2星期以上,當中甚至有3%人會惡化成創傷後遺症,對疫情抱有過度驚恐及逃避的心態,故此患者應在病情未惡化前盡早求診。

根據過去半年臨床經驗,蕭醫生表示,與疫情有關的情緒困擾個案確實有所增加︰「他們未必是百分百符合焦慮症或創傷後遺症的診斷標準,但至少會有2至3個相關病徵,生活受到若干程度困擾,如果不及早介入,就會演變成情緒病,治療就更見困難。」

藥物治療 調節腦內分泌

針對這些求助個案,醫生會透過藥物及心理治療,緩解患者的焦慮及抑鬱症狀。蕭醫生說,血清素調節劑有助改善情緒系統,使腦細胞恢復化學平衡,令情緒回復正常。心理治療則能解開患者的心結,讓患者正視及面對焦慮背後的原因,從而減低心理負擔。

除了傳統的藥物與心理治療組合,蕭醫生指情緒病患者亦可接受「穿顱滋刺激法」(rTMS)改善病情。他介紹說,透過儀器發出磁力刺激腦中特定的小區域,磁場可以透過頭骨,在腦前額引發小量電流,刺激區域內的腦細胞,從而調節腦內神經物質的活動,令病人情緒回復正常。他補充,這種療法經證實有效治療抑鬱症及焦慮症,副作用較少,屬於相對安全的無創治療。

適量運動 回復正面思想

蕭醫生認為,若然情緒持續受到困擾,必須及早找出原因及求診,日常生活中亦可透過小細節平衡情緒︰「最重要是不能單獨面對,找家人及朋友傾訴,說出內心所想;例如寫下日記,記下各樣事情,也能抒發內心情感,若然感到過度緊張,可以嘗試深呼吸,調節呼氣密度,放鬆心情及肌肉,種種方法都有莫大幫助。」

蕭醫生又鼓勵抗疫期間多做運動,排解生活壓力。他引述研究指出,兩組研究對像分別每星期進行5小時及1小時的帶氧運動,結果發現,5小時運動群組患有焦慮及抑鬱徵狀的比率較少,身心情緒也較為正面︰「如果經常失眠或坐立不安,嘗試先放鬆身體,在家中做些伸展運動,情況許可的話也可以到戶外散步,對情緒會有積極作用。」

蕭宏展醫生提醒︰以上內容僅供參考,所有預防及治療方法都有不同的成效、副作用及風險。如有懷疑,請向主診醫護人員查詢。

撰文者:
蕭宏展醫生,蕭醫生是 <<自閉的天空>>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

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

思覺失調症藥物治療

抑鬱症的比率上升至 9.1%

2019 和 2020 是香港開埠以來最惡劣的兩年。根據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一項精神健康調查,2019 年 6 月至 7 月港人疑似抑鬱症的比率從 2014 年的 5.3%上升至 9.1%。根據另一份權威醫學期刋「剌針」Lancet, 香港患創傷後遺症的比率,從 2009 年至 2019 年期間,增加 590,000 至 190 萬。無怪乎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稱,這是流行病學中的「精神健康因嚴重社會事故的疫症」。

禍不單行,緊接著社會事件的創傷,新型冠狀肺炎在 16 年後又再登陸香港,雖然病毒的結構與 2003 年的冠狀病毒不同,但它的高度傳染性和不可預測性,正舖天蓋地的在中國,香港以至全球肆虐,帶來焦慮,恐慌和絕望。

SARS 患者的精神情緒問題

雖然我們還沒有新病毒帶來心理問題的數據,但可参考一份 2005 年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指出,曾染 SARS 的病者中,有 10 至 18% 患上創傷後遗症,焦慮症或抑鬱症。如果病人高度感覺生命受威脅,或者缺乏情緒支援,情绪病情會更加嚴重。

1. 如何面對疫症觸發的負面情緒

認清疫情真相,不盲目恐慌。在春節前後,我們陷入口罩荒,消毒劑荒,甚至纸巾荒和短暫的米荒。其實新肺炎的死亡率大概 2 至 5 %, 比 SARS 的 15% 低很多。在 1929 年,美國陷入經濟大消條,很多人傾家蕩產,恐懼漫延全國。很多人感到絕望,對他們說,自殺好像是脫離困境的唯一出路。羅斯福總統在 1933 年告訴國民,”我們唯一需要恐懼的,就是恐欋本身。”新型肺炎產生恐懼的殺傷力,比疫症本身還要利害。

2. 瞭解我們抗疫的力量

a) 香港有世界一流的抗疫和医護团隊,他們的能力,巳經在2003年戰勝SARS時被充份肯定。2月9日在青衣安美樓,專家很快查出病毒傳播原因。當時的醫護團隊在答問媒體時,袁國勇教授的一句話: 「情況已被充分控制,市民無需過份担心」。這句話令我感到很安慰。

b) 除了針對疫情的團隊,我們也有一個很強的心理冶療系統,幫助因疫情引起情緒問題的巿民。

3.要尋求專業的幫助

如果受疫情影響,坐立不安,情绪低落,對工作,身边的人和事失去興趣,感到極端無奈,胃口和體重下降,或者出现極大恐懼,心跳,手震,失眠,胸部疼痛和壓迫,就要尋求專業的幫助了。

撰文者:

蕭宏展醫生,蕭醫生是 <<自閉的天空>>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腦磁激治療強迫症

腦磁激治療強迫症

思覺失調症藥物治療

強迫症的患者,出門前經常反覆檢查家中角落,臨睡前也不斷檢查門有沒有鎖好,水喉有沒有關了,也有常感到身體和身邊的東西污穢,不斷洗手,每天用很長時間用梘液,甚至酒精清潔銀包、硬幣、衣服等等。這種強迫行為對家庭生活、工作與學習都可能產生極大破壞。精神科專科醫生蕭宏展指出,香港約有1%人患有強迫症,臨牀所見遺傳因素外,多與後天壓力有關。

蕭宏展醫生曾治療過一位50多歲的男士,他於每晚11時起,便不由自主地開始檢查,由家居大門開始逐一詳細檢查,繼而到大廳及睡房、檢查燈泡及將門窗用力關上,還進入廚房檢查雪櫃、鋅盆及水龍頭,以確保有沒有滴水,不停用力扭動水龍頭時,更會自說自話「實啦、實啦」,他用力程度更讓太太第二朝早上,無法扭開水龍頭。

強迫症是焦慮症的一種,主要以強迫的思維和行為來控制自己的大腦,主要是腦內的神經傳導物質失調,導致腦部過濾信息的機制出了問題。蕭醫生表示,治療上,會先採取「接觸與反應抑制法」,鼓勵患者逐步面對可引起強迫思維的情境,例如怕髒必須反覆洗手的患者,則讓他嘗試觸摸不潔的地方,但不讓他立刻洗手,令強迫症狀逐步緩解直至消退。一般有六成患者可通過此治療而治愈。如有需要,配合血清素治療亦相當有效。

若然較為嚴重患者,則可以嘗試腦磁激(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TMS)的治療方案,屬於非侵入性療法,透過高頻或低頻磁力,以刺激腦部,激活神經細胞,整個過程大約35分鐘,一般患者大約進行34次療程,已逐步有改善。若然在行為與藥物治療無效的患者,約有七成人可經過TMS治療而康復,成效顯著。

歡迎你聯絡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自閉的天空>>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