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抑鬱症例子

陳先生是一位年逾七十的退休司機,他最近常慨歎說:「我已經活夠了,人生沒有甚麼值得留戀的。」五年前他因為關節炎離開工作崗位,兩個月前他的膝蓋和手指都痛得很厲害,要服用更高劑量的消炎藥。這些藥物使他容易疲倦,也常引起胃痛。他感到前景愈來愈暗淡,也失去了平時打牌和下棋的興趣。他感到和親友愈來愈疏遠,兒子和孫兒的探訪也不能令他得到安慰。

麥老太太今年已經七十五歲。她的老伴在七年前因為心臟病發離世後,她一直和獨身的小女兒同住。她一向是個樂天派,常和一班老太太談天、到公園踱步,有空還會到老人中心的粵劇組唱戲。可是近幾年間她三個要好的老朋友相繼去世,另一位老朋友又跟兒子移民加拿大,丈夫和好朋友相繼離去,使她失去傾訴的對象。她察覺到步入晚年之後,死亡的陰影將愈來愈近。最近麥老太太的女兒發覺母親沒有胃口,體重亦不斷下降,常說腰酸背痛,要去看醫生,脾氣也愈來愈差,母女之間的關係頓時緊張起來。

如果你的家中老人家有以上的徴狀,就要加以留意,可能是患上了抑鬱症的先兆。

我是蕭醫生十多年的病人,在治療過程中,蕭醫生不但願意花時間聆聽我的病情,還關心我的感受,使我和丈夫對自己的病情有更深入的了解,因而令我對藥物的運用更加有信心,蕭醫生又願意花時間心思去幫助我去克服困難,並提出建議,整體而言是為病人著想的好醫生。

一位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