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抑鬱症, 精神科/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

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

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

思覺失調症藥物治療

抑鬱症的比率上升至 9.1%

2019 和 2020 是香港開埠以來最惡劣的兩年。根據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一項精神健康調查,2019 年 6 月至 7 月港人疑似抑鬱症的比率從 2014 年的 5.3%上升至 9.1%。根據另一份權威醫學期刋「剌針」Lancet, 香港患創傷後遺症的比率,從 2009 年至 2019 年期間,增加 590,000 至 190 萬。無怪乎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稱,這是流行病學中的「精神健康因嚴重社會事故的疫症」。

禍不單行,緊接著社會事件的創傷,新型冠狀肺炎在 16 年後又再登陸香港,雖然病毒的結構與 2003 年的冠狀病毒不同,但它的高度傳染性和不可預測性,正舖天蓋地的在中國,香港以至全球肆虐,帶來焦慮,恐慌和絕望。

SARS 患者的精神情緒問題

雖然我們還沒有新病毒帶來心理問題的數據,但可参考一份 2005 年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指出,曾染 SARS 的病者中,有 10 至 18% 患上創傷後遗症,焦慮症或抑鬱症。如果病人高度感覺生命受威脅,或者缺乏情緒支援,情绪病情會更加嚴重。

1. 如何面對疫症觸發的負面情緒

認清疫情真相,不盲目恐慌。在春節前後,我們陷入口罩荒,消毒劑荒,甚至纸巾荒和短暫的米荒。其實新肺炎的死亡率大概 2 至 5 %, 比 SARS 的 15% 低很多。在 1929 年,美國陷入經濟大消條,很多人傾家蕩產,恐懼漫延全國。很多人感到絕望,對他們說,自殺好像是脫離困境的唯一出路。羅斯福總統在 1933 年告訴國民,”我們唯一需要恐懼的,就是恐欋本身。”新型肺炎產生恐懼的殺傷力,比疫症本身還要利害。

2. 瞭解我們抗疫的力量

a) 香港有世界一流的抗疫和医護团隊,他們的能力,巳經在2003年戰勝SARS時被充份肯定。2月9日在青衣安美樓,專家很快查出病毒傳播原因。當時的醫護團隊在答問媒體時,袁國勇教授的一句話: 「情況已被充分控制,市民無需過份担心」。這句話令我感到很安慰。

b) 除了針對疫情的團隊,我們也有一個很強的心理冶療系統,幫助因疫情引起情緒問題的巿民。

3.要尋求專業的幫助

如果受疫情影響,坐立不安,情绪低落,對工作,身边的人和事失去興趣,感到極端無奈,胃口和體重下降,或者出现極大恐懼,心跳,手震,失眠,胸部疼痛和壓迫,就要尋求專業的幫助了。

撰文者:

蕭宏展醫生,蕭醫生是 <<自閉的天空>>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2020-03-28T22:57:16+00:00

關於作者:

執業精神科專科醫生,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 (精神科) 歷任西區精神科門診部駐院醫生,青山醫院駐院醫生, 葵涌醫院駐院醫生,瑪麗醫院駐院醫生。著有: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自閉的天空Autistic Sky, 及躍出深淵: 抑鬱症的成因與治療 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