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月

長者抑鬱症家庭治療

2020-05-11T18:22:28+00:00

長者抑鬱症家庭治療 在陳先生的個案中,家庭治療師透過促進家庭成員之間的溝通,拉近了陳先生和子女的距離。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突破,是透過認識父親的上一代,兒女們能從父親的角度去體會他的掙扎和痛苦。在這個基礎上,子女可以和陳先生建立一種成年人和成年人間對等的關係,而不是像以前對待父親那樣,有一種不能踰越的感覺。因此子女可以挑戰父親,迫使他面對自己的過失,也有信心說服他接受治療。而陳先生在這開放的氣氛中,也可以坦白地表明,自己裝作冷漠,是因為害怕自己成為子女的負累。陳先生也開始學習去表達對子女和孫兒們的掛念和珍惜。家庭治療與抑鬱症 在英美和香港,家庭治療的主要對象是:因為病態家庭的影響,在情緒和行為上產生問題的兒童和青少年。家庭治療的理念和技巧,也是在處理這些個案中慢慢演化出來的。其實家庭治療對成年人,甚至老人家也一樣有幫助(正如陳先生的例子)。因為抑鬱症患者常令家人感到束手無策,家庭治療的目的之一是幫助家人認識抑鬱症,並且讓家人知道可以怎樣幫助患者。如果家人仍受過去的家庭問題纏繞,影響到家庭的生命力,就需要家庭治療師更深層的介入,像陳先生的個案中醫生所扮演的角色。 家庭治療在香港相當普及,因為有很多曾在北美受教育和訓練的家庭治療師,在香港的大學和資助機構中工作,也有私人執業者。每年也有不少北美的專家應邀到香港主講研習班和各種講座。

長者抑鬱症家庭治療2020-05-11T18:22:28+00:00

用家庭治療治療抑鬱症

2018-01-18T17:33:36+00:00

抑鬱症家庭治療 陳先生是一位六十七歲的退休營業代表,太太在五年前因患肺癌去世。他因為吃了大量止痛藥企圖自殺,被送入一個精神病房接受治療。住院期間,他很低沉,不願說話,不肯接受藥物治療,只有時自言自語說「死了好過活下去。」 他的大兒子(四十五歲)和小女兒(四十二歲)聞訊立即趕來醫院和醫生(也是家庭治療師)見面。子女承認最近很少見父親,因為大家都各忙各的,而且向來和母親比較親近。因此母親去世後,子女返父家團聚的時間就更少了。當被問到與父親的關係時,子女憶及父親以前曾經酗酒,並且在酒醉時大吵大鬧,令家人惶惶不可終日。雖然陳先生已經很久沒有喝酒了,對子女也不再呼喝,但子女仍覺得他性格孤癖,在母親去世後對人更加冷淡。小女兒告訴醫生:母親去世前,陳先生沒有把她的診斷和病情告訴子女,免得子女擔心。當醫生問這一家三口有沒有一起談到母親的去世時,小女兒開始靜靜地飲泣了。 第一次面談之後,醫生邀請陳先生和家人一起參與家庭治療,目的是對這個家庭多作了解,以致醫生可以幫助他和家人去面對家庭的種種問題。陳先生答應在未來三週內參與五次家庭聚會,去「幫助兒女」應付家庭的轉變(這種說法可以使他在兒女面前有下台階)。開始時醫生引導陳先生談到他的家庭背景,他第一次對兒女說出自己幼年時也是經常被父親打罵的。子女被他的故事觸動,也是第一次知道父親是因為童年的創痛而容易受傷。 到了第三次家庭聚會,子女要求陳先生對自己的醉酒造成他/她們童年的創傷道歉。陳先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嘗試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但醫生邀請他向子女道歉。這時他開始飲泣,談到自己其實在妻子去世前也曾向她道歉。當陳先生和子女一起追思去世的妻子,全家都可以去除障礙一起哀悼她。到了第五次聚會(最後一次),大家都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陳先生的抑鬱症和自殺行為。他形容自己在妻子去世後是多麼孤單和失落,他只有很少朋友,又很掛念子女和孫兒們。只是他感到自己是沒用的東西,對子女只會成為負累。兒子和女兒充滿感觸地告訴他,他/她們已經沒有母親了,不想連父親都失去。透過醫生的支持,他們終於說服了陳先生接受藥物和心理治療。

用家庭治療治療抑鬱症2018-01-18T17:33:36+00:00

探究性憂鬱症心理治療

2018-02-09T11:02:18+00:00

探究性憂鬱症心理治療病例 海倫是一位單身的美國電腦專家,她剛過四十歲,到香港工作已經四年多了。她在美國中西部成長,是六位弟妹的大姐。她的父親是位牧場主人,天生很有領導才能,但性情嚴苛,經常挑剔兒女們的小錯,動輒破口大罵,甚至施行體罰。海倫很愛護弟妹,常為弟妹出頭,所受的苦自然最多。幸好母親很疼愛她,為她擋了不少父親的雷霆大怒。可惜母親在她十一歲那年因乳癌去世。此後她除了要代替母親照顧弟妹,還要隻身面對父親的怒氣,直至弟妹長大成熟,她進大學念書後,才脫離這些日子。 畢業後她開始在一間大公司工作,更找了一處新居所和一位女同事瑪麗同住。她和父親一樣,辦事能幹,有領袖的風範。但她常感到男性上司過分挑剔,又喜歡弄權。她很容易與男上司發生爭執,總覺得是因為自己有才幹,才會遭到上司打壓。她對自己要求很高,雖然在工作表現方面尚算滿意,但常覺得自己對瑪麗和同事不夠體諒。 海倫與男士們的邂逅每次都沒有結果。有時她覺得男友太過大男人,有時明明對方頗合自己理想,但到了關係開始親密的時候,她就覺得很不自在,總要找些理由躲開他。四年前她和女同房一起被調至香港工作。過了不久,瑪麗因為忍受不了她的過分呵護,在一次吵架後搬走了。瑪麗搬走以後,海倫覺得很孤單和沮喪,她的睡眠愈來愈差,思考和集中能力衰退,最後被診斷患上抑鬱症。 什麼是探究性心理治療 探究性心理治療(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的鼻祖是現代心理學之父弗洛依德。如果他還在世,他會告訴你:海倫和男上司的鬥爭是她和父親鬥爭的延續。弗洛依德認為,成年人的心理受童年時與父母的關係所影響,海倫對異性關係的憤怒和害怕,是因為她將對父親的憤怒和恐懼投射到他們身上。童年保護弟妹的經驗,也塑造了她對瑪麗過分保護的心態,而且這種關係是病態的,因為只有一方付出,而另一方只是接受。因此當瑪麗憤然離開後,海倫不能再依附在這種只有付出的關係上,她很快便崩潰了。 探究性心理治療的實踐 海倫每次見我的時候,都用很多時間訴說心聲,我也耐心地聽,有時也會對她的情緒作出回應,每次覆診後我都會根據她的心理狀態為她處方藥物。但我不是海倫的心理治療師,她每星期都會見一位探究性心理治療師(一位女士)。治療師會從她現在的人際關係中,追溯她童年時與父母親的關係。有時也會分析她的夢境,探究她潛意識裡所抑壓的感情。最近,經過了差不多兩年的心理治療,治療師漸漸要掀開她心靈深處最隱閉的創傷。因此她最近情緒很不穩定,幸好有抗鬱劑防止她的情緒再大幅下跌。 雖然如此,她和治療師都很樂觀。她們都期待著這個創傷被掀開,就像灌膿的毒瘡被手術刀割開後,傷口可以自己痊癒。探究性心理治療認為,當壓抑到潛意識的感情被揭開後,患者能真正面對它們,心病才能得到醫治。 我的一些看法 探究性心理治療是一門很複雜和抽象的學問。我雖然稍有涉獵、也偶爾用這套原理去分析患者,但除了少數幾位患者外,我很少將這療法整套應用在我的病人身上。我相信,如果把這套理論向一般讀者鋪陳出來,可能大部分讀者都會覺得難以消化,因此決定採用個案式的探討。雖然這套學說和療法毀譽參半(最大的批評是它的治療期太長了),但我覺得它對某些被童年傷痕影響很深、有比較嚴重性格問題的患者,仍能提供寶貴的幫助。而且近年來心理治療界的趨勢(特別在美國),是將治療期縮短至半年以內。因此我仍盼望,這套療法可以在不久的將來,開放給更多有這方面需要的人士。

探究性憂鬱症心理治療2018-02-09T11:02:18+00:00

自閉症的遺傳基因

2019-01-31T17:02:28+00:00

自閉症的遺傳基因 先天自閉症的遺傳基因 愈來愈多證據指出,自閉症的遺傳基因在胚胎期大腦形成的過程中產生影響。經過解剖學和深入的腦掃描分析。專家們發現,典型自閉症人士多處腦部組織在腦細胞的基本排列上出現錯誤,也有些腦部組織的腦細胞數目少了。出現問題的地方分別是: (1)調控情緒和動機的一個中腦組織; (2)維繫集中專注力和策劃能力的小腦。 腦部組織偏差引致 從前我們只注意到小腦在調節身體肌肉動作的功能,現在透過自閉症的研究,才發現小腦與大腦前庭緊密合作下,有控制認知能力的作用。 現在大約有四種學説,嘗試解釋腦部組織的偏差如何引致自閉症患者在認知能力,溝通能力,社交和行為上的異常。大部分學説都引用比較抽象的心理學概念,我在這裏選擇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學説,再將它化繁為簡,讓讀者容易明白。 自閉症人士因不能集中便儘量退縮 其中一個學説指出,小腦發揮使人專注的作用,在於它幫助我們過濾大部分不重要的外來訊息,例如環境的雜音,皮膚與衣服接觸的感覺等。如果小腦組織異常,便會破壞這種能力。自閉症人士因受過多外界訊息騷擾,不能集中,於是便儘量退縮,以減少和外界的接觸;並且利用自我刺激行為,以抗拒這些令他們煩厭的訊息。 歡迎你聯絡自閉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 自閉的天空/ Autistic

自閉症的遺傳基因2019-01-31T17:02:28+00:00

設法建立抑鬱症康復者的自信

2018-01-04T12:01:23+00:00

抑鬱症康復 若蘭是一位年輕的小學教師,她患了重鬱症,經過藥物治療後,開始康復過來。可是,她的情緒時常波動,她經常和另一位教同一科目的老師比較,會因對方懂得引學生發笑和引發學生的學習興趣,而自己卻沒有這方面的才能而悶悶不樂。最令她介懷的,是同事們對她好像忽冷忽熱,令她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很令人討厭。其實她談吐溫文,樣貌清麗,是個討人喜歡的女孩。有一次覆診的時候,治療師忍不住挑戰她,期望她能客觀地評估一下其他同事對她的接納,她竟然接受了這個挑戰! 若蘭與治療師一同草擬了一份問卷,其中一條問題是這樣的:「由 1 到 10(1 代表最低,10 代表最高),請你評價一下平日和我相處時感到的舒適感。」按照一般問卷調查的準則,這問卷按她同事姓氏(英文拼音)的順序排列,每隔幾位就抽取一個樣本,不專揀她比較熟的同事進行調查。調查的結果,令她喜出望外,因為在平均分 10 分是滿分的標準下,她取得了 9 分。自此以後,若蘭的思想改變了。她和同事相處時更有安全感和自信心,她笑得更自然,和同事的話題多起來,同事對她的接納自然增高。 認知心理治療法配合藥物治療的成效 根據研究,這個療法如果和藥物治療配合,療效會比單獨進行更好。因此,有些病人是同時見精神科醫生和心理治療師的。也有一些患者像若蘭一樣,從精神科醫生同時接受藥物治療和認知心理治療。在香港受訓的臨床心理專家,大都接受認

設法建立抑鬱症康復者的自信2018-01-04T12:01:23+00:00

憂鬱症治療的認知心理治療方法

2018-01-04T03:21:21+00:00

憂鬱症治療方法: 1986年,經過一個長達 6 年的評估研究後,認知心理治療法被美國國家精神健康組織肯定為對憂鬱症有卓越的療效。這種療法的有效程度與抗鬱劑均等,卻沒有後者的副作用;而且有研究指出,病人學會了這種療法之後,懂得處理自己憂鬱的思想,復發率也會降低。不過,它的短處是療效沒有抗鬱劑那麼快,應用於嚴重和有自殺傾向的重鬱症患者時,有一定的限制。 認知心理治療法的理論基礎其實十分簡單:一個人的情緒是受他/她的想法所影響,透過糾正這些錯誤的思想,就可以改善他/她的情緒。 用這個理論基礎來分析,抑鬱症患者經常以扭曲的思想解釋事情,對自己、別人和未來的看法,都非常負面。為甚麼憂鬱症患者的思想經常扭曲呢?因為他/她們對自己和別人都有一些錯誤的假設,例如,雅倫的假設是:她能獲得今日的成就,只是基於僥倖,她實際上是一個失敗者、一個懦弱的人。因此,雅倫的治療師除了要糾正她的個別負面思想(「我沒能力應付工作」等),還要設法糾正她的錯誤假設。  其實,就算我們這些自以為精神健康的人,也有很多錯誤的假設,令我們生活得很不快樂。最常見的假設諸如:「我一定要富有才會有幸福」、「如果別人不喜歡我,我就找不到自己的價值」、「如果我不能事事取得一百分,就表示我未盡全力」。 認知心理治療法的實踐 這種治療方法是有時間限制的,整個治療過程大約十二至十六次,每次一小時左右。除了透過「問與答」幫助接受輔導的對象,讓患者藉以評估自己負面思想的可信度外,治療師可能要求受導者把負面的思想記錄下來,再根據相同原理自我檢討。有時,治療師會和受導者一起制定一個日程表,每當受導者完成一項活動,就要評估一下這活動有多大程度帶給他/她愉快和滿足的感覺。這些評估能挑戰受導者的負面想法,例如,認為「生活沒有樂趣」,也會挑戰受導者覺得自己一事無成的信念。

憂鬱症治療的認知心理治療方法2018-01-04T03:21:2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