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18

焦慮症心理治療的鬆弛法

2018-06-16T15:45:32+00:00

焦慮症心理治療的呼吸肌肉鬆弛法 呼吸肌肉鬆弛法 這套方法是藉著有系統的深呼吸,加上逐步放鬆身體的肌肉,令身心進入鬆弛休息的狀態。此方法本來是給焦慮過多的人士作減壓之用,但因為百分之九十八的抑鬱症患者都同時被焦慮所困擾,所以這套鬆弛法透過減少焦慮和壓力,對抑鬱症的治療同樣有效。 在一個抑鬱症治療的研究中,有一百五十四位因患乳癌而抑鬱的婦女參與。她們被劃分為三組:第一組學習意象鬆弛法(透過想像自己在一個舒適寧謐環境中的鬆弛法);第二組學習肌肉鬆弛法,第三組則沒有學習。三組經過心理測試後,研究人員發現第三組仍然抑鬱,而學習了鬆弛法的兩組情緒都有改善。 如何學習鬆弛法 大部分能成功掌握這個方法的人士,都是透過輔導員或心理專家所引導,或者自己跟著一些錄音碟逐步練習。有一套名為《身心鬆弛練習》的錄音碟加小冊子,值得向讀者推薦。它是由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製作,由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出版,製作和錄音水準頗高。治療師透過錄音,逐步教聽者怎樣深呼吸,然後有系統地逐步鬆弛身體的肌肉。經過有恆的練習(例如每天兩次,每次二十分鐘),這個方法可以幫助你放下煩憂,享受身心鬆弛舒暢之樂。美中不足的是,該套錄音碟的發行量相當有限,在很多大書局都買不到。如果你遍尋不獲,又實在很想買這盒錄音碟,可以直接向基督教服務處總部(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 33 號)購買。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焦慮症心理治療的鬆弛法2018-06-16T15:45:32+00:00

用音樂作憂鬱症自我治療

2018-06-16T15:34:14+00:00

用音樂作憂鬱症自我治療 用音樂作憂鬱症自我治療 對於很多嚴重抑鬱的患者,到鄰近的小公園踱步數分鐘也是十分吃力的事,實很難要求他/她們去做更劇烈的運動。如果你也有同樣的問題,本章所討論的三種方法也許對你有用,這三種方法一樣可以幫助輕度及中度抑鬱的人士。 音樂的奧妙 我曾治療過一位嚴重抑鬱的基督徒女社工,負面的思想和罪咎不停衝擊她。她對付抑鬱的方法,是讓自己陶醉在耳筒錄音機所播放的聖樂中。她的嚴重抑鬱問題維持了一個多月,幫助她度過這段日子的最大的支柱,就是那幾盒詩歌錄音碟。音樂的奇妙之處,是它並不要求聽者作出思考,只要求聽者肯停下來聆聽,如此音樂就能進入人的心靈深處。優美柔和的旋律不但可以安靜患者緊張彷徨的思緒,更可以將人從憂鬱的深谷中引領出來。 音樂對抑鬱症的療效 在一個研究中,一羣嚴重抑鬱的人士被分為三組。第一組每星期被安排見音樂治療師,治療師每次奏音樂給他/她們聽,也教這些人一些處理壓力的技巧;第二組拿音樂錄音碟回家播放,並每星期與音樂治療師通電話;第三組則沒有接受音樂治療。和第三組比較,參與音樂治療的患者的情緒,都產生令人滿意的進步。 音樂能否產生療效,重要因素之一是如何聽。無論你的音樂修養怎樣,最重要的是選擇使你感動的音樂去聽,而不是你認為自己應該聽的音樂。我有一位病人,因為工作比較緊張,吃了藥也睡不好。她去唱片店向店員請教,買了一張令人鬆弛的音樂鐳射碟回家播放,在柔和的音樂中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用音樂作憂鬱症自我治療2018-06-16T15:34:14+00:00

運動對抑鬱康復的作用

2018-06-16T15:20:35+00:00

運動對抑鬱康復的作用 運動對抑鬱康復有以下五大作用: 1)運動可以促進大腦內啡呔(endorphin)的分泌,令人產生暢快的感覺。 2)運動可以減少血液中腎上腺激素(一種在壓力和抑鬱時上升的賀爾蒙)的含量。 3)運動可以提供一種健康的途徑去宣洩緊張、沉重和憤怒的情緒。 4)運動能透過體能的提升,使抑鬱症患者更有自信。 5)運動可以促進大腦中五羥色胺(serotonin)的分泌,與抗鬱劑的作用不謀而合。 最有治療效果的是能夠引起你興趣的運動,因為運動如果變成一種沉悶的責任,就會很難持久。你可以嘗試每天做半小時運動,每星期三次或以上,最好是每天都做。步行、跑步、游泳、騎單車、跳舞,或任何球類活動。如果沒有任何運動是令你感興趣的,你可以回想一下年輕時最喜歡的運動,嘗試參與。我自己嘗試過游泳、壁球、器械操等運動,都不能持久。但當我四年前重拾起乒乓球拍時,就像著了魔一樣欲罷不能,因為乒乓球是我少年時最喜愛的運動。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運動對抑鬱康復的作用2018-06-16T15:20:35+00:00

運動與抑鬱症自我治療

2021-06-12T09:46:42+00:00

運動與抑鬱症自我治療 抑鬱症自我治療 的其中一個方法是通過運動。在美國一個全國性的普查中,發覺運動對全人健康至為重要。該普查將一千六百名成年人分為三組:第一組每星期運動超過五小時;第二組每星期運動兩個半小時;第三組則沒有做任何運動。經常運動的人士(特別是第一組)身心都比較輕鬆,自律感強,做事有幹勁,更有自信,自我形象也較佳,體力和魄力都比沒做運動的人好。 專家們也為研究對象做了一個心理健康測驗,結果是:第一組有五成取得高分,第二組和第三組取得高分的比例分別是四成和兩成。這個普查證明了運動對身心健康實在有很大的裨益。 在另一個研究中,一羣不做運動且患上抑鬱症的人士,被邀請參與一個循序漸進的跑步計劃。跑步後,這羣受訪者在很短時間內已感到睡得好些、壓力減少、憂傷減少,而且有一種重獲身心健康的喜悅。 運動時要注意些甚麼? 1)應該因應自己體力的提升程度,慢慢增加運動量,要記得放鬆自己,盡情去享受運動的過程。 2)可以為自己的進度定一些合理的目標,如果目標定得太高,你可能因為達不到目標而產生挫敗感。如果在跑步的時候,你因為呼吸急促而不能和同伴說話,那表示你可能已經太急進了。 3) 如果運動時有鬱悶的思想浮現,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呼吸、運動的節奏和身體的感覺上。 4) 你可能要經過大約一個月左右的持續運動,才感到它對情緒的功效,請持之以恆,不可輕言放棄。 歡迎你聯絡德仁綜合治療中心和我們談談 (電話: 2332 0208)。 本頁內容摘自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 一書 (作者: 蕭宏展醫生,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運動與抑鬱症自我治療2021-06-12T09:46:42+00:00

情緒病患者的心聲之三

2018-06-13T18:17:52+00:00

香港精神科醫生推薦 一位病人的自述及推薦 與蕭醫生 (香港精神科醫生) 相識差不多十四個年頭。我是他的病人,他是我的醫生;他是我的朋友,而我也希望他是這樣想吧!大概 2001 年,因為與當時女朋友的關係惡化,到了私家精神科醫生診斷 ( 朋友介紹,醫生是美式的專業訓練 ),定性為抑鬱症。處方用藥數月,未見成效。之後看見電視,有一位出鏡率頗高的精神科醫生 ( 本地專業訓練 ),遂慕名求醫,結果被他的人生大道理罵到情緒跌至谷底,他處方的藥物我也沒有服用。他把自己放在道德高位,指教我人生如何如何,當時的我,沒有心力去承載他嚴詞的教誨。 有天,進入一所大型書店,四處遊走,竟然給我發現了蕭醫生的作品——《躍出深淵》。我站著不動,興奮地把全書看畢。書中內容好像為我而設般,我心中問一句,書中內容便會對準我的問題而相應回答。我感到作者一定明白我,一定明白我的病,一定可以令我躍出深淵。因為書中沒有蕭醫生的診所地址及聯絡 ,於是我上網查找精神科專科院士的名單表列,最終開始了我們相識的第一年。 《躍出深淵》全書都是蕭宏展醫生對精神病學中抑鬱症的獨特心得。在昔日 ( 2001年 ),若你要找一本由香港人撰寫又言簡意賅的科普生活書籍,實非易事。今次的修訂版,與時代及新科技接軌,實是可喜。 醫生的角度是源於其專業的精神病學知識及其獨到的經驗;我卻站在病者的角度,去闡述及分享我的內心世界、我的病患經歷及我的神秘幽谷。 當我第一次見蕭醫生,感覺良好。他沒有由上而下的壓迫感,反而是一種朋友式的交談,我感到很自在,很願意把內心交給他去醫治。「時間」,對我們病患者,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醫生用藥,也不是每發必中。還記得初次服用抗鬱藥時,效果不太理想,蕭醫生很果斷地改變處方。當轉藥時,經歷了數天的重感冒,頭痛冷汗,全身發抖。及後,感冒的病症退卻,連心情也好起來。

情緒病患者的心聲之三2018-06-13T18:17:52+00:00

情緒病醫生對病者的回應

2021-05-03T21:45:20+00:00

情緒病治療醫生對康復者的回應 記得 Herbert(王先生的英文名字)初次見我的時候,神情沮喪,目光散渙,言談間屢次流露出厭世的情緒。 隨著病情的進展,他每次覆診時都坦誠地和我分享自己的心境和際遇,使我感到他除了是一個病人外,更是一個有血有肉、有真性情的人。他雖然位高薪厚,卻很喜歡和各階層的同事交朋友,有幾位職級和他相差甚遠的舊同事,都是他的知交。為了幫助一位投資失敗的朋友,他願意借出數目不菲的款項。 一位兩年前因精神病自殺去世的朋友,到了今天,Herbert 還繼續關心和探訪這位朋友的母親。因此,雖然他自八十年代末長期受抑鬱症的困擾,他仍舊受同事們的愛戴。當他流淚請辭時,人事部經理也淒然下淚。有一次他致電我的診所,詢問一些藥物的問題。那時他的情緒平穩,還未有後來情緒高漲的表現。我因為正接見病人,不便接聽,稍後我打電話給他,他竟以我的英文名 Simon 稱呼我。起初我以為他因為想隱瞞我的身分,不想母親知道後擔心,所以才用英文名稱呼我。後來他到我的診所覆診,他仍舊以 Simon 稱呼我。那時我的心情很微妙,一方面因為醫生與病人之間的界線被這稱呼打破了,有點不知所措,另一方面卻被他親切的態度和對我的信任所感動(如果他對我沒有相當的信任,是不會以朋友的方式相稱;假如我對他板起醫生「神聖莊嚴」的嘴臉,他會感到自討沒趣)。因此,我也很自然地稱呼他的英文名 Herbert。這種以朋友名字相稱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今天。 也許同行會質疑病人這種做法,是否想混淆醫生與病人的定位角色,我這樣回應是否不智。坦白說,以前我也見過不少這樣的病人,他們大部分稱呼我「蕭醫生」,但在行動上則嘗試混淆彼此的關係,例如曾有女病人邀請我共進早餐,也有病人嘗試送很貴重的禮物給我,但 Herbert 不是這類病人。 對他離職的一些看法 Herbert 在病情穩定後,毅然決定離開電腦業高級行政人員這份優職,實在經過慎重的考慮和掙扎。坦白說,在他諮詢我這個決定是否適當時,我只能分析這個改變可能產生的利與弊,特別對長遠精神健康的影響,去或留始終是他自己的決定。後來的發展,證明他離職的決定是明智的。 首先,他的身心在長期抑鬱和工作壓力下已經疲倦不堪,而且他當時還要面對公司重組後更趨複雜的工作環境。離職以後,他經過了一個休養生息的階段,每天可以悠閒地看三份報紙、游泳、健身、重拾和發展水彩畫的興趣,然後再重新投入另類比較有創意和較具彈性的工作。他轉職後,金錢的回報雖然比轉行前低,但生活素質卻比以前好。回顧他這兩年的心路歷程,放棄高職厚薪,不僅是因為抑鬱問題,需要作出妥協,更是因為他的價值觀改變了,他的人生找到新方向。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主張每個抑鬱症的患者離職或轉行,每個人的處境都不一樣,不過 Herbert 的抉擇是極有參考價值的。 對他停藥的一些看法 Herbert 後來被發現有雙極性情緒病,有一陣子情緒很高漲,因此需要服用情緒穩定劑。正如他所描述的,有些患者服藥後會感到情緒反應過慢,缺乏衝勁,好像被外力壓下去似的。但大部分服用這類藥物的人士,一樣有正常的情緒反應。有線新聞網絡(CNN)的創辦人端立(Turner)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公開承認自己患了雙極性情緒病,需要服用鋰劑(一種情緒穩定劑)。然而他一樣幹勁十足,把 CNN 的事業推上高峰,而鋰劑沒有壓抑他,只是使他原先過度高漲的情緒穩定下來。

情緒病醫生對病者的回應2021-05-03T21:45:20+00:00

情緒病治療康復者的啟發

2018-05-15T19:36:51+00:00

一位情緒病治療康復者的啟發 "現在,我完全接受這幾年所發生的一切,也接納自己是一個有情緒困擾的男人。我了解到心靈創傷是需要長時間的照料,才能漸次康復。今天,我也不敢說是百分之百康復,但我相信我距離目標不遠。要完全康復,我仍然需要自己努力,朋友及專業人士的協助也很重要。這多年的經歷,實在給我的人生帶來不少啟發; 1) 了結生命不單是愚蠢的行為,它更是自私的行動,「死」看似是自己的事,但它所帶給親人的打擊、給朋友的失望,是非常巨大的。 2) 情緒抑鬱不是罪過:抑鬱症只是都市病的一種,好比癌症、傷風、肝病一樣。情緒病不是甚麼絕症,患者若得到適當的指示及照料,是可以康復的。 3) 說聲「愛自己」是必須的:我們不單要愛自己的身體,更要愛自己的思想、行為、靈性及生活。若果我們不愛自己,生活一定會出亂子。 4) 運動是調節身體狀況的靈丹:只要有恆心,並遵守自己許下的承諾,一定能培養起運動的習慣。睡覺可以幫助身體休息,但運動產生的正面影響更全面,對身體機能、思想、情緒、循環系統都有裨益。 5) 雖然抑鬱不是甚麼大病,但若將問題掉以輕心,問題可能變得愈來愈糟糕。精神科醫生、社工、家人及朋友的鼓勵,能助當事人走出幽谷。 這世上有很多患上不同程度情緒問題的朋友,他們有些能自我調解,也有些需要專業人士的幫助。接受治療,能改善生命素質,是對生命的一種承諾和投資。我更堅信,情緒抑鬱不是罪。 蕭醫生的一點回應: 請點擊閱讀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情緒病治療康復者的啟發2018-05-15T19:36:51+00:00

情緒病患者的心聲之一

2018-05-11T13:50:54+00:00

情緒病症狀的實例 一位抑鬱症患者的自述: 在我們身邊,很多人都不了解患有情緒病的人,大部分人都對他/她們表現出抗拒、恐懼。記得有一次我參加一位朋友兒子的彌月喜宴,他的大哥對我的批評確令我難受。他對我的朋友說:「為甚麼邀請一位有精神病的朋友來這裡呢?」他擔心我會對在場的孩子構成危險。我知道以後,心裏很難過,責備自已為何得了精神病。我更對這位受過高深教育的所謂成功人士的看法,有點失望。 無形的壓力 我今年四十三歲,是香港土生土長居民。我來自一個很普通的家庭,父母從大陸徒步到香港。我有五位兄弟姊妹,我在家中排行最小,接受過高中教育。 在二十多年前,由於大學學位不足,我被摒諸大學門外,開始在社會工作。我的運氣還不錯,曾在多間跨國電腦公司工作,由一位普通文職的員工,被提升至總經理的職位。我的工作一帆風順,很多朋友對我羨慕和讚賞。電腦科技急速發展,在這行業的每一位員工也拚命求存。公司對員工的要求也很高,我對自己也有一定的期望,在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種無形的壓力。 身心疲累焦慮無助 我在一九八二年遇上工作上的第一個難關。當時我要負責數百萬美元的訂單,每天都要工作十多小時。晚上也要與美國的廠方聯絡,工作得身心疲累,情緒也開始變得焦慮和無助。遇上工作困難,我只得自己去獨自面對,我覺得很無助,提不起勁工作。我很多時佯作生病,逃避回到工作的崗位。案頭的工作堆積如山,我卻把自己困在家中。我的思緒變得混亂,竟糊里糊扭開煤氣掣,意圖結束自己的生命。幾經掙扎,我致電五姊求助。就在那天,我開始接受精神科醫生的診治,總共休息了六十天。 沒有汲取教訓 這次之後,我並沒有汲取教訓,仍然繼續工作狂的生活。數個月後,我便沒有再見精神科醫生。那時的我,情緒時高時低,我卻沒有認真地面對問題,工作狂魔仍在我身上作祟,把我推向瘋癲。一九九四年夏天,我被擢升為總經理,統管中、港、台的銷售和行政工作。由於經濟不景,市場競爭激烈,公司講求資源增值,三個人的工作由兩個人承擔。我的工作的擔子加重了,令我透不過氣。我開始覺得迷惘,失去自信心,對身邊的人和事失去興趣。 有一次,我離家出走,逃亡到屯門,漫無目的在商場中打轉,或登上輕鐵遊車河。到了夜深,我便躺在黃金海岸的沙灘上休息。我的家人和朋友不斷傳呼我,但我沒有回覆,我知道大家關心我。夜深,我便在公園中睡;早上,便在公共浴室洗澡。 停薪留職休養 我總共流浪了五天,之後便靜悄悄回家。回家後,我沒有回到工作崗位。過了一天,我約人事部經理見面,遞上我的辭職信。我還記得當時的情景:我失去了作為一個專業人員的自信,我變成一位失落、不修邊幅的失敗者;我帶著兩行眼淚請辭了二十多年的事業,人事部經理也為我落淚,他為我的轉變感到傷心,他不能接受失落的我。最後,公司婉拒了我的請辭,給我三個月停薪留職的休養期,希望我能夠重拾信心,返回工作崗位。經過三個月的醫藥療程,我重新得力,也重整了自己的思想,於是再一次踏上工作台板,繼續活下去。 再度陷入情緒低落 我以為經過三個月的休息,我的情緒問題可以完全復原,但事實不是這樣,我的思想比以前緩慢,工作能力下降,對很多事物完全提不起勁;我每天只是上班、下班、吃飯、睡覺及封閉自己。其後,我陷入了第三次的情緒低落期。 一九九六年那個下午,外面下著雨,我正在午睡。突然,我醒過來,跑到市中心的藥房買了三十粒安眠藥,打算了結自己的生命。我當時的情緒非常波動,我對著鏡子哭;但仍做了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放在銀行的積蓄轉到家人戶口中。到了晚上,我把三十粒安眠藥吞下,家人發現後,把我立即送到醫院洗胃,洗胃過程極是辛苦。

情緒病患者的心聲之一2018-05-11T13:50:54+00:00

抑鬱症復發的危機和警兆

2018-05-11T13:18:01+00:00

抑鬱症復發的危機和警兆 根據一個九零年做的可靠研究,如果你曾患上一次重鬱症,在兩至三年內再次患上的機會是百分之五十。如果你有兩次重鬱症,再復發的機會是百分之七十。三次或以上的病者,起碼有九成機會再復發。因此,醫生會勸喻第二次患上重鬱症患者繼續服藥一段長時間;而三次或以上的患者,則可能需要無限期服藥以防病情復發。 抑鬱症復發的早期徵兆 復發的早期徵兆是失眠、容易憂慮和發怒、集中注意力的能力降低等。如果你發現自己有這些情況,不必猶豫,趕快尋求幫助。請記著,最有效防止抑鬱症轉為慢性長期病患的方法,是在第一次病發後接受充足的治療,並且在停藥後維持高度警覺。減少復發機會患者和患者家屬不必為上述提到的高復發率而灰心,因為這些研究結果通常會被一些高危病者的高復發率拉高。 甚麼因素會導致高危抑鬱症復發呢? 1) 酗酒及藥物濫用。 2) 患抑鬱症同時有其他慢性疾病,如糖尿病、甲狀腺病、柏金遜症等。 3) 否認自己有情緒病,抗拒治療。 4) 缺乏家人支援,工作滿足感低。 因此可見,除了不幸患上其他疾病外,其它高危因素其實都可以避免的。家人對病者的支持的重要性,在前一章已經提過,但也不可忽視人際網絡對患者的康復同樣重要。很多研究指出,如果患者有好的支持網絡,復發的危機降低,也更有把握去開展健康進取的生活。 完備的支持網絡 完備的支持網絡最少有以下四方面: 1) 你的配偶 研究指出,積極的婚姻關係是一個最好的安全網。如果你和配偶都願意開放地討論問題和分享自己的感受,抑鬱症的復發機會會降低。因此,如果你們的夫妻關係出現問題,我建議你們考慮接受婚姻治療。 2) 工作支持 如果你的上司欣賞你,同事們合作愉快,你又可以在工作中得到滿足感,抑鬱的機會自會減少。如果你的工作壓力大,也可以透過伴侶的支持、聆聽和鼓勵,得到幫助。

抑鬱症復發的危機和警兆2018-05-11T13:18:01+00:00

老年憂鬱症藥物治療及護理

2018-04-30T21:50:45+00:00

老年憂鬱症藥物治療及護理 關於抑鬱症的藥物治療,在其他文章已經詳細討論過。但因為長者的體質與年輕人不同,所以醫生開藥時會有以下考慮: 1) 由較低劑量開始長者的身體處理藥物的代謝作用比較慢,因此同等分量的藥物,在長者體內會產生較高的血液含量,加上大部分長者對藥物都比年輕人敏感,因此醫生為患抑鬱症的長者開始處方時,會用較低的分量。 2) 較頻密的跟進,因為很多長者都服食不只一種藥物,醫生會很小心和較頻密地跟進藥物的作用與副作用。病者必須告訴醫生近期服用的藥物,以防止藥物之間產生交互作用。 老年抑鬱症的護理 因為長者們的生理、心理和現實處境都和年輕人有別,除了本書已經討論過的一些大原則外,我們還應該提供以下的支援: 1) 哀慟的安慰和輔導: 有些長者因為不能面對親人的去世或嚴重障礙,使抑鬱症治療事倍功半。我曾經幫助一位老太太,她不能接受丈夫的老人癡呆症和長期住院,心情變得極度抑鬱。老太太服用抗鬱劑後雖然有些好轉,但每次探望丈夫後就會情緒低落,不斷歎息。這位老太太比較內向,平時除了簡單的家務和照顧丈夫外,很少社交活動。後來我安排她參加一所日間中心,每天都參與中心的活動,她在中心認識了不少朋友,漸漸投入和享受羣體生活。她減少了每星期探望丈夫的次數,每次探訪後她也沒有以前那麼傷心。 2) 對身體的照顧: 很多抑鬱的長者會因為身體的不適而情緒低落。便祕在患抑鬱症的長者中很普遍,因為抑鬱症會引致腸臟活動緩慢,抗鬱劑也可能產生便祕。便祕除了使抑鬱的長者身體不適外,更會造成煩躁不安,心情低落。因此,身體的照顧對患抑鬱症的長者們至為重要。 3) 交通的安排: 我們已經討論過,孤寂無援是長者們(特別是獨居長者)產生抑鬱症的一個最重要因素,這問題也可以使治療過程事倍功半。在康復過程中,很多長者都需要與外界重新接觸,為他/她們安排舒適方便的交通工具,使他/她們可以按時去看醫生、參加老人中心的活動,對康復過程很有幫助。

老年憂鬱症藥物治療及護理2018-04-30T21:50:4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