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情緒病

長期抗疫衍生焦慮情緒

2020-09-09T16:22:38+00:00

長期抗疫 衍生焦慮情緒 積極應對 跨越世紀疫情 (頭條日報 2020年9月11日)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大半年,香港人早已出現抗疫疲勞,甚至飽受不同程度的情緒困擾,對自身及防疫均帶來負面影響。有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近半年因應疫情而求助的個案有所增加,主要與持續出現焦慮與抑鬱徵狀有關,若然沒有適當治療,恐會演變成焦慮症或創傷後遺症等情緒疾病,呼籲患者盡早求醫,避免病情惡化。 雖然近日疫情稍有緩和跡象,但是長期抗疫早已令不少香港人身心俱疲,在家工作及保持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更是拉遠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精神科專科蕭宏展醫生指出,人需要正常的社交生活,透過人與人接觸調整心情及排解壓力,無奈近月因疫情關係而需要減少外出,難免對情緒有所影響。 在家抗疫 孤單情緒浮現 蕭醫生引述美國的研究指出,當人長期處於孤單或被孤立的狀態,容易衍生負面情緒,並會造成吸煙及酗酒等不良習慣,英年早逝的比率亦會較高。他說︰「當人被寂寞困擾,會誘發失眠及集中力下降等病徵,長遠甚至會併發焦慮及抑鬱症狀,影響內分泌及心肺功能。」 另一個在疫情期間困擾香港人的,就是源源不絕的抗疫資訊,孰真孰假,難以辨證。蕭醫生認為,面對大量轉發新聞,必須加以查證,盡量遠離非官方或非正式的新聞渠道,一旦誤信虛假資訊,只會加重心理負擔及負面情緒,甚至會產生類似創傷後遺症的焦慮徵狀,腦海中不停浮現疫情的畫面,令人對疫情產生更大恐懼。 抗疫疲勞 身心情緒受創 事實上,有外國研究就引證,疫情令人產生無法抵禦的焦慮感,深深影響著患者的工作及生活。蕭醫生指出,隨著新冠肺炎爆發,意大利約有3成人在過去半年出現焦慮、睡眠不足、怠倦及體重下降等徵狀,並持續2星期以上,當中甚至有3%人會惡化成創傷後遺症,對疫情抱有過度驚恐及逃避的心態,故此患者應在病情未惡化前盡早求診。 根據過去半年臨床經驗,蕭醫生表示,與疫情有關的情緒困擾個案確實有所增加︰「他們未必是百分百符合焦慮症或創傷後遺症的診斷標準,但至少會有2至3個相關病徵,生活受到若干程度困擾,如果不及早介入,就會演變成情緒病,治療就更見困難。」 藥物治療 調節腦內分泌 針對這些求助個案,醫生會透過藥物及心理治療,緩解患者的焦慮及抑鬱症狀。蕭醫生說,血清素調節劑有助改善情緒系統,使腦細胞恢復化學平衡,令情緒回復正常。心理治療則能解開患者的心結,讓患者正視及面對焦慮背後的原因,從而減低心理負擔。 除了傳統的藥物與心理治療組合,蕭醫生指情緒病患者亦可接受「穿顱滋刺激法」(rTMS)改善病情。他介紹說,透過儀器發出磁力刺激腦中特定的小區域,磁場可以透過頭骨,在腦前額引發小量電流,刺激區域內的腦細胞,從而調節腦內神經物質的活動,令病人情緒回復正常。他補充,這種療法經證實有效治療抑鬱症及焦慮症,副作用較少,屬於相對安全的無創治療。 適量運動

長期抗疫衍生焦慮情緒2020-09-09T16:22:38+00:00

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

2020-03-28T22:57:16+00:00

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 抑鬱症的比率上升至 9.1% 2019 和 2020 是香港開埠以來最惡劣的兩年。根據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一項精神健康調查,2019 年 6 月至 7 月港人疑似抑鬱症的比率從 2014 年的 5.3%上升至 9.1%。根據另一份權威醫學期刋「剌針」Lancet, 香港患創傷後遺症的比率,從 2009 年至 2019 年期間,增加 590,000 至 190 萬。無怪乎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稱,這是流行病學中的「精神健康因嚴重社會事故的疫症」。 禍不單行,緊接著社會事件的創傷,新型冠狀肺炎在 16 年後又再登陸香港,雖然病毒的結構與 2003

雙重疫情陰霾下的港人心態2020-03-28T22:57:16+00:00

兒童講大話真相

2018-12-31T18:08:40+00:00

兒童講大話真相 要數父母最反感的事, 非子女 "講大話" 莫屬, 隨後上演 "藤條炆豬肉" 自然係家常便飯。 唔講唔知, 識得講大話其實係小朋友智力發展嘅一分子, 顯示他們知道真假嘅分別。 但家長過度责罚講大話嘅小朋友, 卻會阻礙他們的道德意識發展。 係好係壞, 掌握晒喺家長手度。 個案嚴懲個仔講大話行為 十歲嘅志明 (假名), 有一位管教好嚴嘅媽媽, 佢最不能忍受個仔講大話, 惟恐佢愈來愈衰, 故用嚴峻的方法懲罰志明。 好似罰跪通宵, 唔係志明一個人跪, 而是媽媽陪佢一齊跪, 目的想同個仔﹕ "我唔係胡亂罰你架。 我都好心痛。 "又將佢心愛嘅小動物拋到街外......佢覺得自己咁嚴厲並不妥當, 便找精神科醫生幫手。 精神科醫生知道媽媽其實好痛錫兒子, 只係方法唔岩。 診症室內媽媽唔在場, 醫生問志明﹕ "媽媽係唔係唔鍾意你講大話﹖"

兒童講大話真相2018-12-31T18:08:40+00:00

抑鬱症求助及常識

2018-09-25T16:32:11+00:00

抑鬱症求助及常識 當你想支持和安慰患者,下列一些指引或許對你有幫助: 1) 嘗試細心聆聽,不急於說出自己的意見或批評,也不應勉強他/她一下子就拋開所有的悲傷愁緒。 2) 當他/她慨歎自己的失敗和感到絕望時,不要急於列出一大堆你認為可以令他/她感到安慰的事物:美滿的家庭、穩定的工作、舒適的房子等。這些東西足以令患者更低沉和失落,因為他/她可能正在擔心自己將來能否繼續工作。 3) 不要責備他/她太放縱自己的情緒、顧影自憐和只顧自己。「大不了可以從頭做起」這類話通常只會產生反效果,因為抑鬱症患者覺得自己的能力、機會和鬥志都到了谷底,可以保住過去的成果已經不易,怎可能東山再起呢? 4) 另一方面,不可以容許患者愈來愈被動和孤立。當患者心情極差時,要求他/她起床去看醫生好像很殘忍,但這是唯一能幫助他/她痊癒的方法。你可以用諸如「我有信心」這類的話去抗衡他/她的消極和退縮,你可以說:「我知道你的情緒仍然很低落,但這星期你確實進步了,我有信心你的心情會很快好轉。」 5) 可以鼓勵患者盡力嘗試做自己能做的事情,特別是可以減少愁思和令身心舒暢的活動,例如散步、跑步、逛公司、看電影等。 6) 另一方面,可鼓勵他/她停止一些自己完全做不來的事,如果他/她在學校或公司完全不能集中精神,勉力去做只會產生更大的罪咎感和挫敗感。 小心照顧自己和家人 和一個抑鬱症患者一起生活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他/她很容易說了傷害你的話而不自知,也可以對你的一切照顧完全不感興趣。最近有一位病人的丈夫要求我給他一些安眠藥,因為他為太太的病況擔心和苦惱,導至失眠。 以下一些建議或許可以幫助你和家人過渡這個沉重的考驗: 1) 如果你對患者感到憤怒或厭煩,不要過分自責。你可能會想:「無論我做甚麼都對他/她毫無幫助,一定是我出了問題。」其實你沒有問題,也無需自責。你不能單憑愛去治療抑鬱症,正如你不能單憑愛去治癒心臟病或癌症一樣。 2) 盡量和患者的其他親人好友分擔照顧他/她的重擔。 3) 在照顧患者的同時,不要忘記照顧自己。如果有一些日常活動(例如游泳、逛唱片店、喝下午茶等)可以幫助你舒緩壓力,應在你忙碌的日程中預留時間去進行這些消閑活動。 4) 檢查一下你的支援系統,看看有沒有一些親人或好朋友可以聽你細訴衷情?很多患者的家人都慨歎大家都各忙各,因此不敢驚動舊日好友。其實,如果你真的有需要,不妨搖個電話給一些你信任的人,你很可能會有意外的驚喜。

抑鬱症求助及常識2018-09-25T16:32:11+00:00

把思想轉移到令你快樂的事上

2018-08-26T17:49:32+00:00

憂鬱症怎麼辦 把思想轉移到令你快樂的事上 你的家人或者會建議你甚麼也不去想、不去擔憂,但可能你會發現,當你愈想忘記某些令你不快的事情時,那些事情卻在腦海中打轉,揮之不去。其實,除非你的抑鬱症得到治癒,你不能控制自己不去過分憂慮和自責,也不能阻止愁悶的思想不斷在腦海重複出現。 不讓自己繼續想下去 雖然如此,當這些思想出現時,你可以嘗試不讓自己繼續想下去;這就好像你不能防止一隻麻雀突然飛過你的頭上,但你可以不讓它停留在頭上築巢!不過你要小心,因為抑鬱的聲音會不斷叫你去注意那些令你憂慮和愁悶的事,也會不斷告訴你這些事情是重要的;請不要相信它!你愈少注意這些不快的思想,它就愈容易消失。不過,不要期望一次就能夠控制自己不去想,當你習慣不再沉溺於這些思想中,這些思緒才會消失。 集中令你開懷的事上 如果你的抑鬱不太嚴重,可以把你的精力和專注集中在一些令你開懷的事情上。假如你有小孩,可以暢快地和孩子們玩耍,留意那美麗的笑容、活躍的動作、天真的童言童語。當你發覺自己又再想起那些鬱悶事的時候,請不要責怪自己,因為抑鬱症就是這樣令人掃興,只要你將注意力重新投放在孩子身上,就不會去想不快的事情。如果你沒有小孩,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家務或其他事情上,不要氣餒,經過不斷練習,你就能學會轉移思想,心情變得更輕鬆自如。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把思想轉移到令你快樂的事上2018-08-26T17:49:32+00:00

如何治療憂鬱症

2018-07-08T17:47:14+00:00

如何治療憂鬱症 - 定時起居 找出最適合你的起居時間表,然後盡量依照時間表安排你的日程。每天都準時起床,吃飯定時,也要依時上床睡覺。即使在週末也不例外。這種生活習慣,使你可以有充足的睡眠時間。躁鬱症患者會因為睡眠不足而病情惡化,而重鬱症患者則會因為睡眠過多而病情加深。如果你起居有序,就可以使被抑鬱症搗亂了的生理時鐘回復正常。 使用情緒週期紀錄表 如果你患上躁鬱症,可以利用圖表記錄你的情緒、睡眠、活動量和環境改變等。在香港,未必有很多醫生會要求你做這樣詳細的記錄,但這個方法對治療你的病症和預防復發會有很大幫助。以珍妮的情緒週期圖表為例(請參考圖 10),她在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情緒高漲,入睡困難,要等到凌晨二時才有睡意。其後,她的活動量漸漸增加,直至她需要入院治療,被診斷患上急性躁症。回顧她病情的發展,珍妮在四月時與男友分手,她在情緒高漲前大約兩星期已經漸漸失眠。出院後(一九九八年),珍妮繼續記錄她的睡眠情況和活動量。一如往年,她的睡眠在春天開始變得不穩定,活動量也開始大增。她將這種轉變告訴精神科醫生,醫生及時的處方,令她即將發作的躁鬱症得到控制。這圖表顯示珍妮的躁鬱症通常在春天開始活躍,而睡眠和活動量的改變,已經對珍妮的病情發出警號,這些資料使珍妮可以清楚把握自己的生理、心理變化,讓她及早預防。 情緒週期紀錄表 如果你覺得這種記錄方式太費事,下圖的情緒週期紀錄表可以幫助你清楚和簡潔地記錄你的情緒變化、睡眠狀況和活動量。如果醫生再填上你吃藥的資料,就可以用一張圖表勾勒出你一年內的情緒變化、病發先兆,以及哪種藥物對你有最大幫助。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如何治療憂鬱症2018-07-08T17:47:14+00:00

焦慮症心理治療的鬆弛法

2018-06-16T15:45:32+00:00

焦慮症心理治療的呼吸肌肉鬆弛法 呼吸肌肉鬆弛法 這套方法是藉著有系統的深呼吸,加上逐步放鬆身體的肌肉,令身心進入鬆弛休息的狀態。此方法本來是給焦慮過多的人士作減壓之用,但因為百分之九十八的抑鬱症患者都同時被焦慮所困擾,所以這套鬆弛法透過減少焦慮和壓力,對抑鬱症的治療同樣有效。 在一個抑鬱症治療的研究中,有一百五十四位因患乳癌而抑鬱的婦女參與。她們被劃分為三組:第一組學習意象鬆弛法(透過想像自己在一個舒適寧謐環境中的鬆弛法);第二組學習肌肉鬆弛法,第三組則沒有學習。三組經過心理測試後,研究人員發現第三組仍然抑鬱,而學習了鬆弛法的兩組情緒都有改善。 如何學習鬆弛法 大部分能成功掌握這個方法的人士,都是透過輔導員或心理專家所引導,或者自己跟著一些錄音碟逐步練習。有一套名為《身心鬆弛練習》的錄音碟加小冊子,值得向讀者推薦。它是由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製作,由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出版,製作和錄音水準頗高。治療師透過錄音,逐步教聽者怎樣深呼吸,然後有系統地逐步鬆弛身體的肌肉。經過有恆的練習(例如每天兩次,每次二十分鐘),這個方法可以幫助你放下煩憂,享受身心鬆弛舒暢之樂。美中不足的是,該套錄音碟的發行量相當有限,在很多大書局都買不到。如果你遍尋不獲,又實在很想買這盒錄音碟,可以直接向基督教服務處總部(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 33 號)購買。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0208)。 蕭宏展醫生是 <<心靈診所 1 抑鬱症 >>及多本精神科書籍的作者,也是資深的精神科醫生,曾任公立醫院精神科主管。 詳細了解更多關於蕭醫生的資料,請按下面的三個圖示,或按本頁最頂右上方的三劃紅線。

焦慮症心理治療的鬆弛法2018-06-16T15:45:32+00:00

情緒病醫生對病者的回應

2018-05-15T19:45:19+00:00

情緒病治療醫生對康復者的回應 記得 Herbert(王漢明先生的英文名字)初次見我的時候,神情沮喪,目光散渙,言談間屢次流露出厭世的情緒。隨著病情的進展,他每次覆診時都坦誠地和我分享自己的心境和際遇,使我感到他除了是一個病人外,更是一個有血有肉、有真性情的人。他雖然位高薪厚,卻很喜歡和各階層的同事交朋友,有幾位職級和他相差甚遠的舊同事,都是他的知交。為了幫助一位投資失敗的朋友,他願意借出數目不菲的款項。一位兩年前因精神病自殺去世的朋友,到了今天,記得Herbert(王漢明先生的英文名字)初次見我的時候,神情沮喪,目光散渙,言談間屢次流露出厭世的情緒。 隨著病情的進展,他每次覆診時都坦誠地和我分享自己的心境和際遇,使我感到他除了是一個病人外,更是一個有血有肉、有真性情的人。他雖然位高薪厚,卻很喜歡和各階層的同事交朋友,有幾位職級和他相差甚遠的舊同事,都是他的知交。為了幫助一位投資失敗的朋友,他願意借出數目不菲的款項。一位兩年前因精神病自殺去世的朋友,到了今天,Herbert 還繼續關心和探訪這位朋友的母親。因此,雖然他自八十年代末長期受抑鬱症的困擾,他仍舊受同事們的愛戴。當他流淚請辭時,人事部經理也淒然下淚。有一次他致電我的診所,詢問一些藥物的問題。那時他的情緒平穩,還未有後來情緒高漲的表現。我因為正接見病人,不便接聽,稍後我打電話給他,他竟以我的英文名 Simon 稱呼我。起初我以為他因為想隱瞞我的身分,不想母親知道後擔心,所以才用英文名稱呼我。後來他到我的診所覆診,他仍舊以 Simon 稱呼我。那時我的心情很微妙,一方面因為醫生與病人之間的界線被這稱呼打破了,有點不知所措,另一方面卻被他親切的態度和對我的信任所感動(如果他對我沒有相當的信任,是不會以朋友的方式相稱;假如我對他板起醫生「神聖莊嚴」的嘴臉,他會感到自討沒趣)。因此,我也很自然地稱呼他的英文名 Herbert。這種以朋友名字相稱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今天。 也許同行會質疑病人這種做法,是否想混淆醫生與病人的定位角色,我這樣回應是否不智。坦白說,以前我也見過不少這樣的病人,他們大部分稱呼我「蕭醫生」,但在行動上則嘗試混淆彼此的關係,例如曾有女病人邀請我共進早餐,也有病人嘗試送很貴重的禮物給我,但 Herbert 不是這類病人。 對他離職的一些看法 Herbert 在病情穩定後,毅然決定離開電腦業高級行政人員這份優職,實在經過慎重的考慮和掙扎。坦白說,在他諮詢我這個決定是否適當時,我只能分析這個改變可能產生的利與弊,特別對長遠精神健康的影響,去或留始終是他自己的決定。後來的發展,證明他離職的決定是明智的。 首先,他的身心在長期抑鬱和工作壓力下已經疲倦不堪,而且他當時還要面對公司重組後更趨複雜的工作環境。離職以後,他經過了一個休養生息的階段,每天可以悠閒地看三份報紙、游泳、健身、重拾和發展水彩畫的興趣,然後再重新投入另類比較有創意和較具彈性的工作。他轉職後,金錢的回報雖然比轉行前低,但生活素質卻比以前好。回顧他這兩年的心路歷程,放棄高職厚薪,不僅是因為抑鬱問題,需要作出妥協,更是因為他的價值觀改變了,他的人生找到新方向。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主張每個抑鬱症的患者離職或轉行,每個人的處境都不一樣,不過 Herbert 的抉擇是極有參考價值的。 對他停藥的一些看法 Herbert 後來被發現有雙極性情緒病,有一陣子情緒很高漲,因此需要服用情緒穩定劑。正如他所描述的,有些患者服藥後會感到情緒反應過慢,缺乏衝勁,好像被外力壓下去似的。但大部分服用這類藥物的人士,一樣有正常的情緒反應。有線新聞網絡(CNN)的創辦人端立(Turner)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公開承認自己患了雙極性情緒病,需要服用鋰劑(一種情緒穩定劑)。然而他一樣幹勁十足,把 CNN 的事業推上高峰,而鋰劑沒有壓抑他,只是使他原先過度高漲的情緒穩定下來。 對於

情緒病醫生對病者的回應2018-05-15T19:45:19+00:00

情緒病治療康復者的啟發

2018-05-15T19:36:51+00:00

一位情緒病治療康復者的啟發 "現在,我完全接受這幾年所發生的一切,也接納自己是一個有情緒困擾的男人。我了解到心靈創傷是需要長時間的照料,才能漸次康復。今天,我也不敢說是百分之百康復,但我相信我距離目標不遠。要完全康復,我仍然需要自己努力,朋友及專業人士的協助也很重要。這多年的經歷,實在給我的人生帶來不少啟發; 1) 了結生命不單是愚蠢的行為,它更是自私的行動,「死」看似是自己的事,但它所帶給親人的打擊、給朋友的失望,是非常巨大的。 2) 情緒抑鬱不是罪過:抑鬱症只是都市病的一種,好比癌症、傷風、肝病一樣。情緒病不是甚麼絕症,患者若得到適當的指示及照料,是可以康復的。 3) 說聲「愛自己」是必須的:我們不單要愛自己的身體,更要愛自己的思想、行為、靈性及生活。若果我們不愛自己,生活一定會出亂子。 4) 運動是調節身體狀況的靈丹:只要有恆心,並遵守自己許下的承諾,一定能培養起運動的習慣。睡覺可以幫助身體休息,但運動產生的正面影響更全面,對身體機能、思想、情緒、循環系統都有裨益。 5) 雖然抑鬱不是甚麼大病,但若將問題掉以輕心,問題可能變得愈來愈糟糕。精神科醫生、社工、家人及朋友的鼓勵,能助當事人走出幽谷。 這世上有很多患上不同程度情緒問題的朋友,他們有些能自我調解,也有些需要專業人士的幫助。接受治療,能改善生命素質,是對生命的一種承諾和投資。我更堅信,情緒抑鬱不是罪。 蕭醫生的一點回應: 請點擊閱讀 歡迎你聯絡抑鬱症專家醫生: 蕭宏展醫生 談談 (診所電話:   2332

情緒病治療康復者的啟發2018-05-15T19:36:51+00:00

抑鬱症復發的危機和警兆

2018-05-11T13:18:01+00:00

抑鬱症復發的危機和警兆 根據一個九零年做的可靠研究,如果你曾患上一次重鬱症,在兩至三年內再次患上的機會是百分之五十。如果你有兩次重鬱症,再復發的機會是百分之七十。三次或以上的病者,起碼有九成機會再復發。因此,醫生會勸喻第二次患上重鬱症患者繼續服藥一段長時間;而三次或以上的患者,則可能需要無限期服藥以防病情復發。 抑鬱症復發的早期徵兆 復發的早期徵兆是失眠、容易憂慮和發怒、集中注意力的能力降低等。如果你發現自己有這些情況,不必猶豫,趕快尋求幫助。請記著,最有效防止抑鬱症轉為慢性長期病患的方法,是在第一次病發後接受充足的治療,並且在停藥後維持高度警覺。減少復發機會患者和患者家屬不必為上述提到的高復發率而灰心,因為這些研究結果通常會被一些高危病者的高復發率拉高。 甚麼因素會導致高危抑鬱症復發呢? 1) 酗酒及藥物濫用。 2) 患抑鬱症同時有其他慢性疾病,如糖尿病、甲狀腺病、柏金遜症等。 3) 否認自己有情緒病,抗拒治療。 4) 缺乏家人支援,工作滿足感低。 因此可見,除了不幸患上其他疾病外,其它高危因素其實都可以避免的。家人對病者的支持的重要性,在前一章已經提過,但也不可忽視人際網絡對患者的康復同樣重要。很多研究指出,如果患者有好的支持網絡,復發的危機降低,也更有把握去開展健康進取的生活。 完備的支持網絡 完備的支持網絡最少有以下四方面: 1) 你的配偶 研究指出,積極的婚姻關係是一個最好的安全網。如果你和配偶都願意開放地討論問題和分享自己的感受,抑鬱症的復發機會會降低。因此,如果你們的夫妻關係出現問題,我建議你們考慮接受婚姻治療。 2) 工作支持 如果你的上司欣賞你,同事們合作愉快,你又可以在工作中得到滿足感,抑鬱的機會自會減少。如果你的工作壓力大,也可以透過伴侶的支持、聆聽和鼓勵,得到幫助。

抑鬱症復發的危機和警兆2018-05-11T13:18:0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