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抑鬱症

老年憂鬱症藥物治療及護理

2018-04-30T21:50:45+00:00

老年憂鬱症藥物治療及護理 關於抑鬱症的藥物治療,在其他文章已經詳細討論過。但因為長者的體質與年輕人不同,所以醫生開藥時會有以下考慮: 1) 由較低劑量開始長者的身體處理藥物的代謝作用比較慢,因此同等分量的藥物,在長者體內會產生較高的血液含量,加上大部分長者對藥物都比年輕人敏感,因此醫生為患抑鬱症的長者開始處方時,會用較低的分量。 2) 較頻密的跟進,因為很多長者都服食不只一種藥物,醫生會很小心和較頻密地跟進藥物的作用與副作用。病者必須告訴醫生近期服用的藥物,以防止藥物之間產生交互作用。 老年抑鬱症的護理 因為長者們的生理、心理和現實處境都和年輕人有別,除了本書已經討論過的一些大原則外,我們還應該提供以下的支援: 1) 哀慟的安慰和輔導: 有些長者因為不能面對親人的去世或嚴重障礙,使抑鬱症治療事倍功半。我曾經幫助一位老太太,她不能接受丈夫的老人癡呆症和長期住院,心情變得極度抑鬱。老太太服用抗鬱劑後雖然有些好轉,但每次探望丈夫後就會情緒低落,不斷歎息。這位老太太比較內向,平時除了簡單的家務和照顧丈夫外,很少社交活動。後來我安排她參加一所日間中心,每天都參與中心的活動,她在中心認識了不少朋友,漸漸投入和享受羣體生活。她減少了每星期探望丈夫的次數,每次探訪後她也沒有以前那麼傷心。 2) 對身體的照顧: 很多抑鬱的長者會因為身體的不適而情緒低落。便祕在患抑鬱症的長者中很普遍,因為抑鬱症會引致腸臟活動緩慢,抗鬱劑也可能產生便祕。便祕除了使抑鬱的長者身體不適外,更會造成煩躁不安,心情低落。因此,身體的照顧對患抑鬱症的長者們至為重要。 3) 交通的安排: 我們已經討論過,孤寂無援是長者們(特別是獨居長者)產生抑鬱症的一個最重要因素,這問題也可以使治療過程事倍功半。在康復過程中,很多長者都需要與外界重新接觸,為他/她們安排舒適方便的交通工具,使他/她們可以按時去看醫生、參加老人中心的活動,對康復過程很有幫助。

老年憂鬱症藥物治療及護理2018-04-30T21:50:45+00:00

老人憂鬱症的診斷

2018-04-30T21:16:25+00:00

老人憂鬱症的診斷 下列的各種因素,都可能阻礙我們察覺老人患了憂鬱症,因而延誤了療程: 1) 其他疾病 很多「老人病」患者,有類似憂鬱症的表現。一個風濕性關節炎患者可以因為骨痛,也可以因為同時患有憂鬱症而失眠、沒精打采和食慾下降。因此,如果我們懷疑長者患了憂鬱症,可以留意是否有下列表現:他/她最近有沒有一些新的病徵?他/她可能一直因骨痛而輾轉反側,但如果最近天未亮,他/她便醒來,他/她可能患了憂鬱症(很早醒來是一個憂鬱症很典型的病徵)。他/她會不會休息時也感到疲倦(身體的疾病令我們活動量大降和易倦,但憂鬱症會使我們任何時候都身心疲累)?他/她最近是否對身邊事物的興趣大減呢? 2) 長者傾向隱藏悲傷的情緒 很多患憂鬱症的長者只會訴說身體的毛病,例如失眠、便祕、腰痛等;家人往往以為這些是老人常見的身體毛病,因此掉以輕心。要知道老人是否患憂鬱症,可以查問他/她們有沒有憂鬱的思想?例如自責、罪咎、感覺自己無用,以及輕生的念頭等? 158 159 3) 記憶衰退 有接近七成患憂鬱症的長者,都有記憶衰退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下降的問題,令人懷疑是否患了老人癡呆症。要識別有記憶衰退的憂鬱症和老人癡呆症並 不困難,因為二者有以下分別(圖 12): 憂鬱症 老人癡呆症        記憶衰退過程   知道起始點界定一個起始點 漸進的,很難  是否自覺記憶有問題 自覺 不自覺        對記憶問題的態度 重視,並尋求幫助

老人憂鬱症的診斷2018-04-30T21:16:25+00:00

抑鬱症治療新方向 晴報杏林短訊

2018-06-02T21:40:32+00:00

抑鬱症是香港人最常見的情緒問題之一,患者除了典型的情緒低落,思想消極等心理性的病徵意外,部分患者的症狀亦可能反映在身體狀態上,他們可能會感到持續疲倦,痛楚不適,甚至出現心翳,腹瀉及食慾異常務監事(失去食慾或暴飲暴食) 等,睡眠質素受影響,連帶對日常嗜好失去興趣,缺乏生活動力。 若病情缺乏妥善管理,或者的生活節奏大受影響,與家人伴侶間的關係變得緊張,部份個案更可能因此衍生自我傷害的念頭。及早診治抑鬱症,可望將病情帶來的負面影響減低。 藥物在抑鬱症治療上扮演重要角色,除了已有多年歷史的傳統藥物如三環素外,現時在臨床上精神科醫生較常採用的新一代抗抑鬱藥,原理都是以調整病人腦傳導物水平為主。 其中包括血精素調節劑,血清素及去甲腎上腺素調節劑,以及去甲腎上腺素及多巴胺調節劑等類型,以去甲腎上腺素及多巴胺調節劑為例,藥物有助調節患者失調的去甲腎上腺素及多巴胺水平,提升情緒及動力。 臨床上若病人對藥物治療的效果未如理想,病人還可透過腦部刺激的治療,直接改善腦部功能, 從而治療抑鬱症。 舉例穿腦磁刺激法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簡稱 rTMS 近年已開始在本港應用。穿顱磁刺激法利用金屬線圈,對腦前額發出強力短暫的磁性脈衝,磁場可以透過骨頭在腦前額引發小幅的電流,刺激區域內的腦細胞,使他們的活動回復正常,每次治療大約 40 分鐘,每星期四次,整個療程約需要四至六個星期。在療程進行時亦無需麻醉。 有研究 TMS 的學者發現,它對血清素及多巴胺的活動也有幫助,透過調節細胞和神經介質的活動治療抑鬱症。 我是蕭醫生十多年的病人,在治療過程中,蕭醫生不但願意花時間聆聽我的病情,還關心我的感受,使我和丈夫對自己的病情有更深入的了解,因而令我對藥物的運用更加有信心,蕭醫生又願意花時間心思去幫助我去克服困難,並提出建議,整體而言是為病人著想的好醫生。

抑鬱症治療新方向 晴報杏林短訊2018-06-02T21:40:32+00:00

女性與抑鬱症

2018-04-21T13:17:01+00:00

抑鬱症的患者中,女性比男性多。在美國,女性患抑鬱症的機會是男性的兩倍。她們用抗鬱劑的比率也佔全體使用率的三分之二。有專家認為,女性的發病率偏高是因為她們較容易表達自己的情緒,也較願意尋求幫助,而男性則傾向於壓抑情緒,借酒消愁,甚至濫用藥物。 也有專家認為,女性的情緒波幅比男性大,是因為她們體內的賀爾蒙不斷循環變化。女性在經期前後、懷孕期、產後,以至更年期間都會出現情緒變化,女性在人生各階段都可能出現情緒問題。 很多女士們在月經前幾天都會有身心不適的現象。心理方面會感到焦慮、煩躁和情緒低落,生理方面會有頭痛、乳房脹痛、小腹脹痛、失眠及容易疲倦等現象。這些不適通常在月經來潮後兩天內消失。很多專家都認為這些變化是與女性體內的賀爾蒙在經期前後的起跌有關。 根據統計,大約有三成至八成生育年齡的婦女都曾經驗上述不同程度的不適,這種現象被統稱為月經前症候(Premenstrual syndrome 簡稱 PMS)。如果情緒顯著低落和焦慮,而且容易情緒波動,對各種活動失去興趣,甚至妨礙工作、學業或日常功能,則可能患上比較嚴重的月經前心情惡劣疾患(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簡 稱 PMDD)。在美國,大約百分之五至九生育年齡的婦女患上此症。 無論是 PMS 或 PMDD,如果困擾不是太嚴重,可以嘗試以下一些舒緩辦法: 1)注意睡眠習慣,早睡早起,保持睡房空氣流通,常做運動,在睡前一小時做一些自己喜歡又可以鬆弛神經的事, 在經期前幾天必須有充足的睡眠。 2)在「高危日」避免作困難的決定。 3)在「高危日」盡量避免飲酒和咖啡,減少吸煙和吃鹽分高的食物。 如果以上辦法未能舒緩身心的不適,醫生可能會建議你服用抗鬱劑。服用維他命 B6、維他命 E、鈣片和鎂片,也對上述症狀有舒緩作用。

女性與抑鬱症2018-04-21T13:17:01+00:00

長者抑鬱症家庭治療

2020-05-11T18:22:28+00:00

長者抑鬱症家庭治療 在陳先生的個案中,家庭治療師透過促進家庭成員之間的溝通,拉近了陳先生和子女的距離。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突破,是透過認識父親的上一代,兒女們能從父親的角度去體會他的掙扎和痛苦。在這個基礎上,子女可以和陳先生建立一種成年人和成年人間對等的關係,而不是像以前對待父親那樣,有一種不能踰越的感覺。因此子女可以挑戰父親,迫使他面對自己的過失,也有信心說服他接受治療。而陳先生在這開放的氣氛中,也可以坦白地表明,自己裝作冷漠,是因為害怕自己成為子女的負累。陳先生也開始學習去表達對子女和孫兒們的掛念和珍惜。家庭治療與抑鬱症 在英美和香港,家庭治療的主要對象是:因為病態家庭的影響,在情緒和行為上產生問題的兒童和青少年。家庭治療的理念和技巧,也是在處理這些個案中慢慢演化出來的。其實家庭治療對成年人,甚至老人家也一樣有幫助(正如陳先生的例子)。因為抑鬱症患者常令家人感到束手無策,家庭治療的目的之一是幫助家人認識抑鬱症,並且讓家人知道可以怎樣幫助患者。如果家人仍受過去的家庭問題纏繞,影響到家庭的生命力,就需要家庭治療師更深層的介入,像陳先生的個案中醫生所扮演的角色。 家庭治療在香港相當普及,因為有很多曾在北美受教育和訓練的家庭治療師,在香港的大學和資助機構中工作,也有私人執業者。每年也有不少北美的專家應邀到香港主講研習班和各種講座。

長者抑鬱症家庭治療2020-05-11T18:22:28+00:00

用家庭治療治療抑鬱症

2018-01-18T17:33:36+00:00

抑鬱症家庭治療 陳先生是一位六十七歲的退休營業代表,太太在五年前因患肺癌去世。他因為吃了大量止痛藥企圖自殺,被送入一個精神病房接受治療。住院期間,他很低沉,不願說話,不肯接受藥物治療,只有時自言自語說「死了好過活下去。」 他的大兒子(四十五歲)和小女兒(四十二歲)聞訊立即趕來醫院和醫生(也是家庭治療師)見面。子女承認最近很少見父親,因為大家都各忙各的,而且向來和母親比較親近。因此母親去世後,子女返父家團聚的時間就更少了。當被問到與父親的關係時,子女憶及父親以前曾經酗酒,並且在酒醉時大吵大鬧,令家人惶惶不可終日。雖然陳先生已經很久沒有喝酒了,對子女也不再呼喝,但子女仍覺得他性格孤癖,在母親去世後對人更加冷淡。小女兒告訴醫生:母親去世前,陳先生沒有把她的診斷和病情告訴子女,免得子女擔心。當醫生問這一家三口有沒有一起談到母親的去世時,小女兒開始靜靜地飲泣了。 第一次面談之後,醫生邀請陳先生和家人一起參與家庭治療,目的是對這個家庭多作了解,以致醫生可以幫助他和家人去面對家庭的種種問題。陳先生答應在未來三週內參與五次家庭聚會,去「幫助兒女」應付家庭的轉變(這種說法可以使他在兒女面前有下台階)。開始時醫生引導陳先生談到他的家庭背景,他第一次對兒女說出自己幼年時也是經常被父親打罵的。子女被他的故事觸動,也是第一次知道父親是因為童年的創痛而容易受傷。 到了第三次家庭聚會,子女要求陳先生對自己的醉酒造成他/她們童年的創傷道歉。陳先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嘗試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但醫生邀請他向子女道歉。這時他開始飲泣,談到自己其實在妻子去世前也曾向她道歉。當陳先生和子女一起追思去世的妻子,全家都可以去除障礙一起哀悼她。到了第五次聚會(最後一次),大家都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陳先生的抑鬱症和自殺行為。他形容自己在妻子去世後是多麼孤單和失落,他只有很少朋友,又很掛念子女和孫兒們。只是他感到自己是沒用的東西,對子女只會成為負累。兒子和女兒充滿感觸地告訴他,他/她們已經沒有母親了,不想連父親都失去。透過醫生的支持,他們終於說服了陳先生接受藥物和心理治療。

用家庭治療治療抑鬱症2018-01-18T17:33:36+00:00

探究性憂鬱症心理治療

2018-02-09T11:02:18+00:00

探究性憂鬱症心理治療病例 海倫是一位單身的美國電腦專家,她剛過四十歲,到香港工作已經四年多了。她在美國中西部成長,是六位弟妹的大姐。她的父親是位牧場主人,天生很有領導才能,但性情嚴苛,經常挑剔兒女們的小錯,動輒破口大罵,甚至施行體罰。海倫很愛護弟妹,常為弟妹出頭,所受的苦自然最多。幸好母親很疼愛她,為她擋了不少父親的雷霆大怒。可惜母親在她十一歲那年因乳癌去世。此後她除了要代替母親照顧弟妹,還要隻身面對父親的怒氣,直至弟妹長大成熟,她進大學念書後,才脫離這些日子。 畢業後她開始在一間大公司工作,更找了一處新居所和一位女同事瑪麗同住。她和父親一樣,辦事能幹,有領袖的風範。但她常感到男性上司過分挑剔,又喜歡弄權。她很容易與男上司發生爭執,總覺得是因為自己有才幹,才會遭到上司打壓。她對自己要求很高,雖然在工作表現方面尚算滿意,但常覺得自己對瑪麗和同事不夠體諒。 海倫與男士們的邂逅每次都沒有結果。有時她覺得男友太過大男人,有時明明對方頗合自己理想,但到了關係開始親密的時候,她就覺得很不自在,總要找些理由躲開他。四年前她和女同房一起被調至香港工作。過了不久,瑪麗因為忍受不了她的過分呵護,在一次吵架後搬走了。瑪麗搬走以後,海倫覺得很孤單和沮喪,她的睡眠愈來愈差,思考和集中能力衰退,最後被診斷患上抑鬱症。 什麼是探究性心理治療 探究性心理治療(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的鼻祖是現代心理學之父弗洛依德。如果他還在世,他會告訴你:海倫和男上司的鬥爭是她和父親鬥爭的延續。弗洛依德認為,成年人的心理受童年時與父母的關係所影響,海倫對異性關係的憤怒和害怕,是因為她將對父親的憤怒和恐懼投射到他們身上。童年保護弟妹的經驗,也塑造了她對瑪麗過分保護的心態,而且這種關係是病態的,因為只有一方付出,而另一方只是接受。因此當瑪麗憤然離開後,海倫不能再依附在這種只有付出的關係上,她很快便崩潰了。 探究性心理治療的實踐 海倫每次見我的時候,都用很多時間訴說心聲,我也耐心地聽,有時也會對她的情緒作出回應,每次覆診後我都會根據她的心理狀態為她處方藥物。但我不是海倫的心理治療師,她每星期都會見一位探究性心理治療師(一位女士)。治療師會從她現在的人際關係中,追溯她童年時與父母親的關係。有時也會分析她的夢境,探究她潛意識裡所抑壓的感情。最近,經過了差不多兩年的心理治療,治療師漸漸要掀開她心靈深處最隱閉的創傷。因此她最近情緒很不穩定,幸好有抗鬱劑防止她的情緒再大幅下跌。 雖然如此,她和治療師都很樂觀。她們都期待著這個創傷被掀開,就像灌膿的毒瘡被手術刀割開後,傷口可以自己痊癒。探究性心理治療認為,當壓抑到潛意識的感情被揭開後,患者能真正面對它們,心病才能得到醫治。 我的一些看法 探究性心理治療是一門很複雜和抽象的學問。我雖然稍有涉獵、也偶爾用這套原理去分析患者,但除了少數幾位患者外,我很少將這療法整套應用在我的病人身上。我相信,如果把這套理論向一般讀者鋪陳出來,可能大部分讀者都會覺得難以消化,因此決定採用個案式的探討。雖然這套學說和療法毀譽參半(最大的批評是它的治療期太長了),但我覺得它對某些被童年傷痕影響很深、有比較嚴重性格問題的患者,仍能提供寶貴的幫助。而且近年來心理治療界的趨勢(特別在美國),是將治療期縮短至半年以內。因此我仍盼望,這套療法可以在不久的將來,開放給更多有這方面需要的人士。

探究性憂鬱症心理治療2018-02-09T11:02:18+00:00

設法建立抑鬱症康復者的自信

2018-01-04T12:01:23+00:00

抑鬱症康復 若蘭是一位年輕的小學教師,她患了重鬱症,經過藥物治療後,開始康復過來。可是,她的情緒時常波動,她經常和另一位教同一科目的老師比較,會因對方懂得引學生發笑和引發學生的學習興趣,而自己卻沒有這方面的才能而悶悶不樂。最令她介懷的,是同事們對她好像忽冷忽熱,令她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很令人討厭。其實她談吐溫文,樣貌清麗,是個討人喜歡的女孩。有一次覆診的時候,治療師忍不住挑戰她,期望她能客觀地評估一下其他同事對她的接納,她竟然接受了這個挑戰! 若蘭與治療師一同草擬了一份問卷,其中一條問題是這樣的:「由 1 到 10(1 代表最低,10 代表最高),請你評價一下平日和我相處時感到的舒適感。」按照一般問卷調查的準則,這問卷按她同事姓氏(英文拼音)的順序排列,每隔幾位就抽取一個樣本,不專揀她比較熟的同事進行調查。調查的結果,令她喜出望外,因為在平均分 10 分是滿分的標準下,她取得了 9 分。自此以後,若蘭的思想改變了。她和同事相處時更有安全感和自信心,她笑得更自然,和同事的話題多起來,同事對她的接納自然增高。 認知心理治療法配合藥物治療的成效 根據研究,這個療法如果和藥物治療配合,療效會比單獨進行更好。因此,有些病人是同時見精神科醫生和心理治療師的。也有一些患者像若蘭一樣,從精神科醫生同時接受藥物治療和認知心理治療。在香港受訓的臨床心理專家,大都接受認

設法建立抑鬱症康復者的自信2018-01-04T12:01:23+00:00

憂鬱症治療的認知心理治療方法

2018-01-04T03:21:21+00:00

憂鬱症治療方法: 1986年,經過一個長達 6 年的評估研究後,認知心理治療法被美國國家精神健康組織肯定為對憂鬱症有卓越的療效。這種療法的有效程度與抗鬱劑均等,卻沒有後者的副作用;而且有研究指出,病人學會了這種療法之後,懂得處理自己憂鬱的思想,復發率也會降低。不過,它的短處是療效沒有抗鬱劑那麼快,應用於嚴重和有自殺傾向的重鬱症患者時,有一定的限制。 認知心理治療法的理論基礎其實十分簡單:一個人的情緒是受他/她的想法所影響,透過糾正這些錯誤的思想,就可以改善他/她的情緒。 用這個理論基礎來分析,抑鬱症患者經常以扭曲的思想解釋事情,對自己、別人和未來的看法,都非常負面。為甚麼憂鬱症患者的思想經常扭曲呢?因為他/她們對自己和別人都有一些錯誤的假設,例如,雅倫的假設是:她能獲得今日的成就,只是基於僥倖,她實際上是一個失敗者、一個懦弱的人。因此,雅倫的治療師除了要糾正她的個別負面思想(「我沒能力應付工作」等),還要設法糾正她的錯誤假設。  其實,就算我們這些自以為精神健康的人,也有很多錯誤的假設,令我們生活得很不快樂。最常見的假設諸如:「我一定要富有才會有幸福」、「如果別人不喜歡我,我就找不到自己的價值」、「如果我不能事事取得一百分,就表示我未盡全力」。 認知心理治療法的實踐 這種治療方法是有時間限制的,整個治療過程大約十二至十六次,每次一小時左右。除了透過「問與答」幫助接受輔導的對象,讓患者藉以評估自己負面思想的可信度外,治療師可能要求受導者把負面的思想記錄下來,再根據相同原理自我檢討。有時,治療師會和受導者一起制定一個日程表,每當受導者完成一項活動,就要評估一下這活動有多大程度帶給他/她愉快和滿足的感覺。這些評估能挑戰受導者的負面想法,例如,認為「生活沒有樂趣」,也會挑戰受導者覺得自己一事無成的信念。

憂鬱症治療的認知心理治療方法2018-01-04T03:21:21+00:00

抑鬱症認知心理治療法

2019-12-14T16:24:23+00:00

以下抑鬱症認知心理治療法的實例 雅倫是一位大學生,她在大學二年級時患上重鬱症,開始接受藥物和認知心理治療(Cognitive therapy)。以下是她和治療師在治療過程中的一段對話。 治療師:雅倫,你剛提起想找一份暑期工的計劃⋯⋯ 雅 倫:對,我需要錢用⋯⋯但我有點困惑。 治療師:(發覺患者的情緒變得更低沉)你現在想到甚麼?雅 倫:我沒有能力應付工作。 治療師:這個想法有沒有影響你的心情?雅 倫:令我不開心,真的很不開心。 治療師:「沒有能力應付工作」這個想法令你很不開心。有甚 麼理據支持你這個想法呢? 雅 倫:因為我連上課也感到很吃力。 治療師:唔,還有別的理由嗎? 雅 倫:我不知道⋯⋯我感到很疲倦。我很難推動自己去找 工作,更難推動自己每天去上班。 治療師:如果你現在沒有工作,要你去找一份工作,這當然很吃力。但你現在已經有工作,你只是繼續留在原有的工作崗位上,有甚麼困難令你覺得不能應付 呢? 雅 倫:唔⋯⋯沒有,我想不起其他困難了。 治療師:反過來說,你能否想到一些支持你可以繼續工作下 去的理據呢? 雅 倫:我去年曾工作過,而且是一邊工作、一邊讀書。但 今年⋯⋯我真的不知道。 治療師:還有甚麼支持你可以工作的理由呢? 雅 倫:我不知道⋯⋯或者我可以做一些時間不太長和輕鬆 一點的工作。 90 91 治療師:有甚麼工作符合這些條件呢?雅 倫:做售貨員也可以。我去年也當過售貨員。治療師:你可以在甚麼地方找到這類工作呢? 雅 倫:也許可以試試大學書店,我看到他們聘請文員的啟 事。 治療師:好。那麼如果你真的可以在大學書店工作,甚麼會 是你最差的際遇呢? 雅 倫:我想是不能應付工作。 治療師:假如你不可以承受這個打擊呢?雅 倫:唔,那我辭職不幹好了。 治療師:那甚麼會是你最理想的際遇呢?雅 倫:唔⋯⋯或者我可以做得很輕鬆。治療師:在你預計中,真實的情形會怎樣? 雅 倫:我想開始工作時會吃力些,但我可能會漸漸應付得 來。

抑鬱症認知心理治療法2019-12-14T16:24:23+00:00